•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盲盒魔趣,藏在立方体里的成人心机

      2020-05-13 10:25:39 《生活PLUS》 2020年1期

      蔡真文

      作为国内潮流玩具顶级厂牌泡泡玛特最具代表性的产品,Pucky的每一次新品发布,都用它特有的软乎乎的肚馕和充满想象力的造型,编织着迷幻美梦,并牵动着无数粉丝的购买欲。Pucky的号召力并不会亚于一个线上明星。翻看朋友圈,你就能感受到,Pucky精灵俘获人心的魔力——无数大人在其中找到了久违的童趣。

      去年,泡泡玛特在沪主办的第二届国际潮流玩具展(简称STS)也掀起了一番新的热潮。占据17000平方米,来自300个世界不同国家地区的潮玩品牌,奉上了为期三天的游园会——与设计师近距离接触,购买限量版潮玩,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换纪念版徽章,回味趣味板块中带来的潮流印象,皆可在此全部一次实现,这对于玩家来说绝对是不容错失的机会。

      潮流玩具的英文讲法Art Toy或者Designer Toy或许更加传神,据说最初起源于上世纪的香港,Michael Lau、Eric So、猿创作、Hot Tovs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之前,泡泡玛特的创立者王宁为公司的可持续发展,构思下一步商业策略。他发布一条微博:“大家平时都喜欢收集什么潮流玩具?”在粉丝的回复里,香港知名设计师王信明(Kenny Wong)设计的Molly呼声最高。

      王宁发现,Molly与其他潮玩品牌一直以来都拥有稳定而忠诚的粉丝群体,却因缺乏成熟的商业运作,难以大规模批量生产并进一步扩大影响力。而他与泡泡玛特正适合弥补这一空缺,成为潮流玩具的幕后推手。之后,王宁带着团队飞去香港拜访,最终达成了合作意向,随之Molly也成为了中国潮玩界最具代表性的形象。

      在泡泡玛特未来的构想中,王宁是希望它能成为中国最像迪士尼的一家公司。显然,这番计划也正在梦想照进现实。此次STS延续去年,以“玩心回归”为主题,在主舞台上,迪士尼的顶级IP米奇、米妮现身启动仪式,这宣告着泡泡玛特与迪士尼——这2家相似却又截然不同的玩具公司,将在大众的期待中进行更加深度的IP开发与合作。

      泡泡瑪特用了10年的时间,从零开始,极速扩张商业版图,把兼具艺术美感和收藏价值的潮玩引入中国大陆,潮流玩具文化得以高速发展,使之变成一种时下风潮。它急速登陆了中国绝大部分一二线城市,开发孵化了近20款极具商业价值的潮玩IP。一年二次的潮流玩具展会,吸引上万人前来参与观摩,泡泡玛特机器人玩具售卖机更是随处可见,这一切都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甚至不仅仅是年轻人,成为了潮流玩具最忠诚的拥趸。

      在店面之外,潮玩的二手市场也随之风起云涌,限量版被炒到上万元,甚至有人以交流二手潮玩为生,设计、购买、收藏、贩卖完整的闭环形成了一条让人甘愿付出爱与金钱的产业链。潮流玩具真正地出圈了。

      潮玩与他的设计师

      毫无疑问,为这些公仔赋予强大魔力的最大功臣是站在幕后的设计师们。在玩家心中,潮流玩具设计师拥有至高无上的声望,被称作“××之母或者之父”,他们利用想象力,铺陈出的一条时空甬道,让我们回到了纯真年代。

      很多人了解潮流玩具都是从Molly,这个撅起嘴巴若有所思的画家小女孩开始的。她的创造者Kenny,曾是香港领军玩具设计团队铁人兄弟中的一员。他把Molly视为自己的女儿,尽管没有刻意为之,在设计中,还是把自己个性中固执、倔强的一面投射于Molly身上。经人提醒,Kenny才发现自己在专注时也会微微撅起同样弧度的嘴角。

      Molly最新的校园系列融入了不同国家的校园文化,带着红领巾穿着?;晟赖闹泄渤晌似渲幸桓龆谰咛厣拇嬖?。同时,Kenny也把“自己”装进了盲盒——一个拿着教鞭的老师形象,“希望朋友们多花一点功夫,才能见到我?!蓖ü齅olly的可爱又古怪,Kenny希望大众可以意识到并非100%完美的形象才能得到公众的喜爱。

      香港根深蒂固的潮玩文化滋养了一批优秀的独立设计师,设计圈像是一个互相帮忙的大家庭,Kenny常对后辈说,当你达到某一个位置,一定要去回馈这个行业。前辈栽培后辈,为整个行业不断输入有才华的年轻人?;蛐碚馐窍愀凵杓屏⒂诓话苤氐拿鼐?。

      Pucky源自于莎士比亚剧作《仲夏夜之梦》中的精灵角色,代表着真实和虚幻世界的美妙结合。软绵绵的圆润身躯和马卡龙般的色彩创造了安稳、温暖、慵懒、梦幻、迷离的独特世界,也因此拥有了奇异的治愈效果,像从童话里走来的精灵,带着温柔的力量,用魔法松绑被世俗时刻缠绕的紧绷神经。

      同时,Pucky也是设计师的名字,作为设计领域少有的女性,她借由Pucky表达着自身对历史、宇宙和浪漫的理解。

      旺盛的好奇心触发了Pucky一个又一个灵感,作为恐怖片和神秘主义的爱好者,她希望作品可以更加多元,未来尝试可爱之中添加恐怖的元素。

      Pucky进入潮流玩具领域纯属偶然,前辈Kenny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没有他我完全不会接触到立体创作,以及学会如何正面看待自己的工作?!泵娑猿绷魑幕难该头⒄?,Pucky说“这代表越来越多人有空间和能力欣赏艺术?!?/p>

      露出一排尖尖牙齿的Labubu一直是潮玩中一个另类的存在,像一个毛茸茸的热爱探险的调皮小男孩,可爱中带着邪恶。龙家升说,现实中的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吗?The Monsters的最初设定本就是一群可爱又坏坏的小孩子。

      保持个性对每一个设计师来说都至关重要,作品中独特的味道与它的商业价值紧密相连,这中间需要设计师去把握其中微妙的分寸感“如果不能突出作品的优点,就会变得平庸,但太自我也会容易剑走偏锋,两者需要各一半?!?/p>

      Labubu在龙家升心中是既可爱又害羞的存在。通常,他会独立把控盲盒中的潮玩形象,只有一种意外,在面对小女儿的意见的时候。

      Pucky、Molly、Labubu既是一个硬壳公仔、一个明星,一个IP,更重要的或许它依靠干变万化的形象承担了成人世界中,理想朋友的实体象征。在幼儿时代,小孩子往往幻想出一个虚构的玩伴,长大成人之后,这种心理需求却只能变成一种秘密。潮流玩具的存在关照了都市生活中这类微妙而复杂的情感需要,与人心中隐秘的小孩建立了情感联系。

      设计师负责给公仔穿戴好一套完整华丽的皮囊,而玩家才能真正赋予其独一无二的精神世界,或悲或喜,过去以及未来都来源于无边界的想象力。一千个玩家在看到这些公仔的刹那,便缔造了1000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和情绪,或许这是潮玩有别与其他IP不能比拟的核心。

      这种独特的参与机制,巧妙填补了世界的一处思维空缺。像手指一般大小的身躯成为心灵世界的一种蔓延,在办公桌、置物柜、床头等常见生活情境中的一隅,封印住那些瞬息万变又难以捕捉与描述的情绪,正是这种独特的魅力,才使无数玩家为之着迷,向其投注无尽的爱与热情。

      神马宅男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