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共产国际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研究

      2020-05-12 02:12:34 《西部学刊》 2020年3期

      张芳娟

      摘要:共产国际在中国共产党初创过程中提供了诸多帮助,主要是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的经验,给予中国革命以理论上的指导,培养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帮助组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团体,以及推动“一大”召开,促成国共合作等。其原因在于共产国际的性质、策略,中国革命的轰动效应和独特地位等。这段历史给我们的启示是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独立自主;加强马克思主义的学习宣传,注重思想建党;贯彻民主集中制。

      关键词:苏俄;共产国际;中国共产党

      中图分类号:D231???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CN61-1487-(2020)03-0063-03

      共产国际是国际共运史上第三个无产阶级政党的全球性国际组织,因而也被称作第三国际。它成立于1919年3月,解散于1943年6月,期间共历经24年,是20世纪上叶最重要的国际组织之一。在共产国际成立后的第三年,即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宣布成立。那么,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到底与苏俄、共产国际的关系有多大?多年来,国内外学术界对这一问题一直各持其词、观点不一。与此同时,一些青年学生更是对我党产生的阶级基础和社会基础产生疑惑。因此,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对正确认识我党由来、性质和作用,推动党的建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共产国际帮助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功绩展现

      共产国际从成立之日起就宣布其为统一的世界性政党,其他各国共产党均属其支部且受其领导。中国共产党受共产国际的领导长达21年。毛泽东同志对共产国际的评价是“两头好、中间差”。中国共产党创建时期的共产国际处于列宁领导下的第一段。因此,对中国而言,共产国际的功绩是主要的,具体可分为思想贡献、理论贡献和人力贡献。

      (一)思想贡献:积极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

      五四爱国运动以后,共产国际派维经斯基、马林等代表来华。为了完成共产国际所分配给他们的任务,他们一经来华便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提供了思想指引。

      1.组建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团体和组织

      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爆发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得到传播,但其他非马克思主义思想也夹杂其中。1920年3月,维经斯基来华后,为了排除非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侵扰,维经斯基发动李大钊、邓中夏等人在北京大学成立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并把收集马克思主义的各种图书作为研究会的一项重要任务。研究会一经成立,维经斯基便赠送了大批马克思主义著作和重要刊物。这些著作、刊物当时就放在北京大学第二院的西斋宿舍。为了避免被反动军阀搜刮,西斋后来又更名为“亢慕义斋”。与此同时,维经斯基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在上海成立了“共产国际东亚书记处”,较为全面地宣传了马克思主义思想。

      2.培养信仰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

      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来华后,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思想并约见李大钊等进步人士,热切讨论“建立中国共产党干部队伍的组织基础问题”。在他的积极宣传和努力带动下,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一批先进知识分子相继树立了马克思主义信仰,并成为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开始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分析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譬如,1919年以李大钊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和胡适之间的“问题与主义”之争。经过一系列的批判和斗争,马克思主义思想得到极大宣传,无产阶级队伍日益壮大,这为建立无产阶级政党提供了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

      (二)理論贡献:关于民族和殖民地的理论

      在共产国际成立以前,列宁就已十分关注东方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尤其是中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并且积极制定《民族和殖民地提纲》(以下简称《提纲》)和《补充提纲》,给予中国革命以理论上的指导。

      《提纲》指出:(1)区分压迫民族和被压迫民族,帮助被压迫民族获得民族解放;(2)共产国际的各项政策应该使各国无产阶级斗争者因为革命斗争而联合起来;(3)无产阶级在斗争中要保持运动的独立性,可以与资产阶级民主派结成暂时的联盟,但不要与之融为一体;(4)在共产国际和发达国家无产阶级的帮助下,落后国家可以直接过渡到共产主义阶段?!短岣佟非康鳎涸诼砜怂贾饕逅枷氲闹傅枷?,东方共产党人必须拥有独立解决自身问题的方法和技能。

      《提纲》所规定的这些方针政策,为东方被压迫各国建立无产阶级政党提供了理论指导。与此同时,它对加强被压迫民族和世界无产阶级的联合,推动被压迫民族的殖民斗争运动,起了重大的指导作用。它为中国革命的基本路径分为两个步骤和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为无产阶级等中国革命基本问题奠定了理论基础,解决了我党建党、制定党纲的重大问题,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贡献了理论智慧,产生了深远影响。

      (三)人力贡献:派共产国际代表赴华助力建党

      为了更好地传达共产国际精神,指导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共产国际远东局先后派维经斯基和马林等代表来到中国。维经斯基来华的主要活动是:

      1.宣传十月革命的胜利经验

      维经斯基来华后,通过北大教授柏烈威的引见,结识了李大钊。为了让国人更好地了解十月革命,李大钊邀请维经斯基介绍了十月革命的胜利经验,听过维经斯基的介绍,李大钊等先人备受鼓舞,更加坚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

      2.帮助中国建立共产党

      维经斯基在同李大钊的交谈中,提出要组织成立中国共产党,并指出要尽快加入共产国际。李大钊同意这个提议,并把维经斯基介绍给陈独秀。维经斯基向陈独秀提议举行党代会,把分散在中国各地的共产主义者和共产主义组织集合起来,成立统一的中国共产党。

      继维经斯基之后,1921年6月,马林作为共产国际代表到达上海。他来华的主要活动有:

      1.积极推动中共“一大”的召开

      马林到达上海后,第一时间与李达、张国焘等人建立了联系,并提议尽快召开中共“一大”。1921年7月23至31日,中国共产党“一大”先后在上海和浙江嘉兴南湖召开。马林出席了此次会议,并提出了相关意见和建议?!耙淮蟆钡恼倏?,诞生了我党的第一个党纲,党纲明确指出我们要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而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2.努力促成国共两党之间的合作

      1921年12月23日,马林抵达中国后,在桂林会见了孙中山,并提出了中国联合苏俄的可能性与必要性。1922年初,马林逐步确立了国共合作的思想。此思想一经问世,便被我党多数人予以反对。后来经过与孙中山多次谈判,孙中山同意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1923年6月,中共“三大”通过了共产国际关于建立国共统一战线的策略。1923年9月,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来华,孙中山聘请其为顾问,有效推动了国民党的改组工作。

      综上所述,共产国际在思想、理论和人力方面均给予了我党大力支援,贡献了诸多智慧,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进程,特别是在我党创建时期党纲的制定和党的指导思想的确立方面均发挥了积极作用。

      二、共产国际帮助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原因探讨

      (一)根本原因:共产国际的国际性质和策略转变

      1.共产国际的国际性质决定其必然帮助中国建党

      1919年3月,共产国际宣告诞生。共产国际的性质可以概括为:共产国际是统一的世界性政党,各国共产党凡是加入共产国际,均属于它的支部;共产国际的目标为建立世界范围内的苏维埃共和国联盟,以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共产国际的使命就是掀起世界范围内的无产阶级革命浪潮。由此可知,共产国际从成立之日起就高举国际主义旗帜,主张把民族范畴内的阶级斗争同世界革命结合起来。它是“一个公开的群众性行动的国际,是一个实现革命的国际,是一个创建事业的国际?!盵1]119它从诞生之日起就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进行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并积极作为、帮助各国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建立真正革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这是共产国际帮助中国创建共产党的深刻根源。

      2.国际革命形势的变化促使共产国际作出策略转移

      共产国际“一大”召开之时,西方革命很快以失败告终,东方革命却呈现出蓬勃之势。新的世界局势改变了列宁关于世界革命的主张,并促使共产国际作出革命策略的转变,开始把注意力聚焦东方。1920年7月至8月,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这是共产国际策略转变的直接结果,是一次呼吁、组织和领导东方革命的会议。中国代表刘绍周、安恩学出席了此次会议。1920年9月,共产国际执委会在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召开了东方民族大会,大会呼吁东方各国人民团结一致,深入开展反帝斗争。由此可知,国际革命形势的变化,尤其中国五四运动的爆发,促使共产国际开始把目光聚焦东方、聚焦中国,并相继派维经斯基、马林等代表来帮助中国建党。所以,共产国际帮助中国建党是国际革命形势转变和中国无产阶级力量壮大的必然结果。

      (二)直接原因:中国革命的轰动效应和独特地位

      1.五四运动的爆发促使共产国际助力中国建党

      1919年在中国大地上爆发了著名的五四运动,在这场爱国运动中,我国工人阶级表现出坚定的革命斗志和彻底的革命信念。五四运动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彰显了中国革命的国际意义,同时,这也引起了共产国际和列宁的极大关注。于是,共产国际便派维经斯基和马林等人赴华,他们来华后积极宣传国际共运和十月革命的具体经验。在建党条件日趋成熟的条件下,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在上海胜利召开。此次大会的召开,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2.中国独特的地理位置及对俄国和世界的重要性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标志着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诞生,帝国主义国家为了把红色政权扼杀在摇篮之中,随后便发动了对苏维埃政权的武装干涉。为了粉碎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共产国际和苏俄迫切需要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1919年五四运动的爆发,中国革命呈现出蓬勃之势,并预示着光明前途。中国不仅是资源大国、人口大国,还紧邻苏俄,是帝国主义各种矛盾的汇合点和聚集地,因此,中国革命便有了接替西方、支援俄国和打击帝国主义的三重作用,这也正是列宁急于和中国建立联系,并派共产国际代表来华帮助建党的重大推动力。

      三、共产国际帮助创建中国共产党的经验启示

      共产国际在我党初创过程中,提供了诸多帮助,对于加速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推进中国革命胜利的进程,曾起了积极的作用。然而共产国际在建党过程中不注重思想建党,在国共合作中又重视国民党而轻视共产党,给中国革命造成一定的损失?;毓怂斩?、共产国际与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历史,我们可以汲取的经验启示有:

      (一)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独立自主走中国特色革命道路

      中国共产党在刚建立的时候,革命热情很高,但是并不真正懂得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正如毛泽东所说:“当时只是一股劲儿的要革命,至于怎么革法,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没有搞清楚,或者说没有完全搞清楚?!盵2]826当时人们的思想很简单,见到俄国十月革命取得胜利,便主张以俄为师,照俄国人的方法去办,走俄国人走过的路。党的“一大”虽然通过了一个既有党章又有党纲的文件,但这个文件只是规定党的最终奋斗目标。同时,它指出我党要用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来推翻资产阶级统治,进而消灭资本家。显而易见,这是脱离中国实际,简单套用俄国十月革命的模式。在革命斗争策略问题上,“一大”决议规定:“对现有其他政党,应采取独立攻击的政策”;在反对军阀、官僚和其他的政治斗争中,“应始终站在完全独立的立场上,只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联系”。[3]10由上可知,我黨当时对其他党派采取的态度是一律排斥,这显然脱离中国的国情,不利于革命活动的开展。随着我国革命实践的发展,这些问题虽然逐步得到了解决,但教条主义照搬照套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却长期困扰着我党,对我党思想工作的开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因此,我们要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独立自主走中国特色革命道路和建设道路。

      (二)加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宣传,不断提高全党的理论水平

      我党在创建时期就存在理论准备不足的问题,又加之我国工业基础薄弱,无产阶级队伍弱小。随着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日益壮大,部分小资产阶级分子便涌向党内,因此,此时如何克服和抵制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便显得尤为重要。唯有加强马克思主义的宣传,重视党的思想理论建设,保持组织的纯洁性和思想的先进性,才能避免被资产阶级思想同化。

      事物是变化发展的,马克思主义亦要随着实践的发展和时代的变化而不断丰富和完善。与此同时,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是一个永无止境的事业。新时代,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要继续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宣传教育,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装全党,不断取得理论战线的新胜利。

      (三)反对高度集中的领导制,贯彻民主集中制

      共产国际从成立之日起就宣布其为世界性政党,各国共产党均属其分支机构。因此,任何加入共产国际的政党,都必须无条件地遵守共产国际代表及其执委会的所作出的一切决议。各国重大决策的制定和主要领导人的选举也必须经由共产国际审核。在我党初建时期,这种高度集中的领导体制就已经显现。如当时远东局代表尼科尔斯基要求参加中共的一切会议,遭到了我党当时领导人陈独秀的强烈反对,最后导致同马林发生尖锐的冲突;再如,马林当时作为共产国际代表要求中共中央定期向他汇报工作,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党对共产国际的感情。

      共产国际这种居高临下、指挥一切、发号施令的高度集中领导制,势必削弱所在国党组织的独立性,伤害所在国共产党人的工作积极性,势必助长共产国际决议和苏共经验教条化、神圣化,进而使得宗派主义、教条主义和主观主义大行其道,势必压抑党内民主,影响党内团结,危及革命事业,我们党从建立之日起就深受这种痼疾的影响。因此,我们认真研究并革除这种痼疾,摒除高度集中的领导制,大兴民主之风,充分发挥民主集中制的优势,赋予广大人民越来越多的参与权和话语权,便显得尤为必要和重要。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马列著作编译局.马列著作编译资料(第十三辑)[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2]毛泽东.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6.

      [3]中國档案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档案资料(增订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4.

      [4]张国焘.我的回忆(第一册)[M].北京:东方出版社,1998.

      [5]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1.

      [6]邵维正.日出东方——中国共产党创建纪实[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1.

      [7]杨奎松.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

      [8](匈)贝拉·库恩.共产国际文件汇编[M].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社,1965.

      神马宅男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