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教育:問題指向與路徑選擇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李沛莉 張金偉

      摘 要 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不能忽視職業情感教育。加強職業情感教育是提升新型職業農民職業道德的關鍵,是提升新型職業農民“三農情懷”的重要途徑。同時,加強新型職業農民的情感教育,有著鮮明的問題指向,包括:社會上的厭農觀念給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帶來負面影響,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教育尚未得到充分重視,新型職業農民有職業情感教育的客觀需求。加強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教育:一是增強職業情感教育意識、構建職業情感教育的內容體系與師資隊伍;二是創新職業情感教育模式、增強職業情感教育效果;三是積極推行線下與線上相結合的教學傳播策略。

      關鍵詞 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問題指向;路徑選擇

      中圖分類號 G725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60-04

      一、問題的提出

      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從確保糧食安全、城鄉統籌發展和推進農業現代化的戰略高度,更加重視未來中國“誰來種地”的問題。在這一背景下,“新型職業農民”被寄予厚望,被視為未來中國從事農業的主體。2012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這一重要理念,隨后在一些重要文件和政策中繼續加以強調。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了“鄉村振興”戰略,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將“培育新型職業農民”作為實現鄉村振興的重要舉措??梢哉f,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對我國農業現代化進程和未來農業發展至關重要[1]。在黨中央的高度重視和各項政策的強力推動下,全國各地都出臺了許多以職業教育為主要方式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的辦法與舉措,新型職業農民的規模不斷壯大。據統計,2017年新型職業農民人數已突破1500萬[2]。

      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決不能忽視職業情感教育。人是有情感的動物,情感因素在職業選擇、職業活動和完成職業目標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任何職業都應具備一定的職業情感。職業情感是指人們對所從事職業所形成的穩定態度和心理體驗[3]。一般而言,不同人的職業情感有正負、高低之分。正面、高位的職業情感會使人深深熱愛自己所從事的職業;負面、較低的職業情感會使人在職業角色履行、職業目標完成上大打折扣,甚至會促使自己加速逃離目前的職業。這是哲學上意識的能動性原理在職業情感上的顯著表現。

      熱愛農業、扎根農村是新型職業農民應具備的職業情感。農業是人類文明的源頭,耕種、收割、畜牧等古老的農業活動將伴隨人類文明始終,農業也將隨時代的發展而不斷發展。從古至今,中華民族始終十分重視農業,視農為本。改革開放以來,黨和國家始終重視農業的發展,三農工作取得了歷史性飛躍。新型職業農民是現代化的新型農民,不同于傳統農民。在城鄉分割的戶籍體制下,農民的稱謂更多是一種身份,指戶籍在農村的人,他們雖然從事農業勞動,但生產方式比較陳舊、生產規模較為狹小,農業受益較低。而新型職業農民是指以農業為主要或唯一職業,運用現代科技和生產方式,能夠實現生產規?;?、市場化、高收益的農業勞動者。立足當前、放眼未來,新型職業農民應牢固樹立熱愛農業、扎根農村的職業情感,做推動農業現代化的中堅力量、做農村發展的推動者。

      可以說,職業情感教育在培育和壯大新型職業農民中不可或缺、亟待加強。本文將闡釋職業情感教育對于新型職業農民的重要意義,論述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的問題指向,并提出對新型職業農民進行職業情感教育的路徑選擇。

      二、加強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的重要意義

      (一)職業情感教育應在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教育中占有重要地位

      職業教育包括職業技能教育與職業人文教育兩方面內容,職業情感教育隸屬于職業人文教育,其是職業教育的重要內容。長期以來,職業教育中重視技能教育忽視人文教育的現象比較突出,導致的結果是從業者職業人文素養的缺失,在選擇職業、進行職業活動時過度功利化、利益化??梢?,職業教育的完整內容不僅包括職業技能教育,還應包括職業人文教育。在職業人文教育中,職業情感教育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任何人從事某一職業,除了利益的考量外,還有情感的因素。作為現代社會分工的產物,任何職業都有自身存在的意義與價值,從業者在正確認知的基礎上,形成對職業的深沉情感,是保障職業成功的關鍵。對于新型職業農民而言,職業情感教育尤為重要。新型職業農民是農業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新興職業,也是政府大力倡導的職業。雖然與傳統的農民相比有技術、收入上的優勢,但相對于其他職業的吸引力和比較優勢尚需要時間才能充分彰顯。因此,以職業情感教育強化新型職業農民對本職業的情感認同尤為必要。

      (二)加強職業情感教育是提升新型職業農民職業道德的關鍵

      職業情感與職業道德存在著緊密的聯系,兩者具有正相關的關系。職業道德是指同人們的職業活動緊密聯系的、符合職業特點所要求的道德準則、道德情操和道德品質的總和[4]。職業道德的強弱受兩方面影響。一是受功利化、利益化的欲望影響。單純的利益化取向可能導致從業者鋌而走險、踐踏職業道德的情況出現。二是受職業情感的狀況影響。一般而言,職業情感強烈,就會倍加珍惜職業活動,從而積極遵守職業道德。從現實中考察,凡是職業道德底線失守,大都與職業情感淡漠有聯系。新型職業農民應該具有良好的職業道德水平,比如在確保農產品食品安全、維護鄉村生態文明方面更加具有道德自律。而這有賴于新型職業農民擁有較高的職業情感,能夠明晰農業的重要意義、認同農業的重要地位、珍視自己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身份等??梢?,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直接關系到其職業道德水平。

      (三)加強職業情感教育是提升新型職業農民“三農情懷”的重要途徑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特別強調“三農情懷”的重要性,強調要堅持重農、尊農、愛農、興農的價值導向,做“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農業工作者。新型職業農民是農村社會的中堅力量、農業生產的主體、推進農業現代化的重要力量,是鄉村振興和農村脫貧攻堅不可或缺的重要人才,“三農”情懷應該被每個新型職業農民所銘記、所踐行。只有胸懷“三農情懷”,新型職業農民才能擁有審視自身職業的精準定位、才能有高度認同自身職業的政治站位、才能有時不我待的職業使命意識,才能有職業核心素養。正如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所言:“必須帶著感情、飽含熱情、充滿激情去干工作,有時候還要有點癡情”[5]。職業情感教育是提升新型職業農民“三農情懷”的重要途經。對新型職業農民來說,職業情感內在地包含著“三農情懷”,“三農情懷”也是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的重要彰顯。

      三、加強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的問題指向

      (一)社會上的厭農觀念給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帶來負面影響

      在改革開放和城鎮化進程中,由于小農經濟收益有限和農村勞動力大量剩余,中國社會出現了從農村到城市、從農業到工業、服務業巨大的人口轉移,許多農民放棄農業紛紛進城成為農民工、市民。加之,城鄉公共服務水平的巨大差距,許多農民以進城工作、居住和生活為榮,城市的繁榮與農村的凋敝形成較大反差。農村出現了“空心化”“老齡化”“荒蕪化”,在人們心中形成了一種厭農觀念,農民經常被視為沒本事,農業則視為不賺錢的行業,就連許多農民自己也染上了厭農觀念。厭農觀念的產生是對城鄉差距片面的、不科學的主觀反應。但是,隨著黨和國家支農惠農政策、精準扶貧政策、鄉村振興戰略的先后施行,“三農”迎來了難得的發展機遇。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中國要強農業必須強,中國要美農村必須美,中國要富農民必須富?!盵6]在新時代,黨和國家將鄉村振興視為關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戰略。在這種情況下,厭農觀念已經變得十分不合時宜,但其仍根深蒂固地存在著。新型職業農民不同于傳統農民,但由于社會上厭農觀念的影響,他們常常受到消極社會輿論的排斥,這導致許多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自信無法確立,職業情感弱化現象十分突出。

      (二)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教育尚未得到充分重視

      職業教育是培育和壯大新型職業農民的重要途徑。近幾年來,全國各地不斷加強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教育,創新培訓模式,細化培訓內容,取得了很好的成果。然而,培訓內容不全面、缺失職業情感教育是顯著的缺陷。目前,關于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教育基本上以職業技能教育為主,例如特色農業種植技術、農產品網絡營銷技術、合作社的經營管理等,凸顯出職業教育的實用性、技能性、應用性特點,然而職業情感教育仍未得到重視。這導致職業教育中價值引導的弱化、情懷的缺位。調研發現,承辦培訓班的機構以農業科研機構或農技推廣部門為主,這些機構都以農業生產、經營管理教育見長。由于人文教育特別是職業情感教育不是這些單位的特長,所以在培訓內容設計上自然也沒有納入職業情感教育的內容。另外,在新型職業農民資格認證中,職業情感作為隱性內容尚未納入考核要求。綜合上述原因,不難理解職業情感教育在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中為何被忽視了。

      (三)新型職業農民有職業情感教育的客觀需求

      調查走訪發現,許多新型職業農民有職業情感教育的客觀需求。目前的新型職業農民,主要來源于這些途徑:一是由原來的農業種植和養殖大戶轉換而來,二是由返鄉農民工回鄉創業轉換而來,三是由大中專學生畢業后涉農就業創業轉換而來,以農業院校大學生居多。第一、二類來源均為原來的傳統農民,學歷程度、知識水平均不高,對于新型職業農民與傳統農民的區別尚未完全認清,有些人還是用傳統的眼光看待自己及自己的職業,他們的職業情感不強但并非是基于對職業的理性認識,而是缺少系統的職業情感教育。第三類來源中很多人系涉農院校大學生,他們雖然在學校中受到了一定的“三農情懷”熏陶,但一些人選擇成為新型職業農民并非出于職業情感的動機,而是由于就業難轉而到農村就業,有人僅僅將該職業作為跳板??梢?,在新型職業農民中,有職業情感教育的客觀需求,只有通過職業情感教育,才能使他們留得住、扎根農村。因此,從職業教育供給側改革的思路出發,也需要對新型職業農民進行職業情感教育。

      四、加強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的路徑選擇

      (一)增強職業情感教育意識、構建職業情感教育內容體系與師資隊伍

      在當前主要由農業主管部門主導、農業科研院校與農技推廣機構承辦的各類新型職業農民培訓班中,在強調職業技能培訓同時,亟待開展職業情感教育。農業主管部門亟待增強對新型職業農民進行職業情感教育的意識,將職業情感狀況納入新型職業農民的認證考核體系。培訓承辦部門應科學設計培訓內容,使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技能教育與職業人文教育保持合適的比例,同時在職業人文教育中凸顯職業情感教育的重要性。為此,要構建職業情感教育的內容體系與師資隊伍。在內容體系的設計上,應以農情教育與農業政策教育為起點,使新型職業農民認識到農業對國家安定、人類生存繁衍的重大意義,認識到中華民族農業文明的光輝歷史與偉大貢獻,認識到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的重大意義等,強化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認同感;以新型職業農民在推進農業現代化和鄉村振興中的責任使命教育為關鍵,強化職業榮譽感;以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特征、職業優勢、職業未來等教育為主要內容,增強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使命感。教師素質是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關鍵[7]。在師資隊伍建設上,要將以農村社會發展、農業歷史、農業政策研究等見長的科教人員納入職業情感教育的師資隊伍,同時也要邀請長期從事三農工作的領導干部和一線典型新型職業農民加入,此外要合理配備涉農專家、領導干部與典型新型職業農民的師資配比。

      (二)創新職業情感教育模式、增強職業情感教育效果

      增強職業情感教育效果,必須不斷創新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教育模式。一是堅持“知情意”相結合的教育模式,不僅要引導新型職業農民對該職業進行理性認識,還要引導他們增強堅守農村、建設農村的美好情緒,同時要增強他們的職業使命感并轉化為強大動力。二是堅持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相統一。在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教育中,理論教學的長處在于能夠向新型職業農民系統、全面地介紹該職業的相關特點、地位和使命。但是,僅有理論教學無法滿足職業情感教育的需要,為此應將實踐教學擺在顯著位置。在實踐教學中,應帶領新型職業農民到能夠深化職業情感、增強職業認同的農業示范園、農業生產一線等,傾聽農業勞動模范、先進新型職業農民等講述“三農情懷”,以典型示范、榜樣力量增強新型職業農民的職業情感。三是堅持摸清職業情感狀況、實施精準職業情感教育。通過對新型職業農民進行職業情感問卷與訪談,摸清不同地區、年齡、學歷、收入、經營方式等對職業情感的影響,然后針對不同的對象群體進行精準的職業情感教育。

      (三)積極推行線下與線上相結合的教育傳播策略

      目前,新型職業農民培訓以線下模式為主,這與職業技能教育較為依賴現場教學這一特點有直接關系。在職業情感教育中,在做好線下教育的同時,應樹立“互聯網思維”、大力開設線上課程、進行網絡傳播。對新型職業農民進行職業情感教育的線上課程,能夠擺脫物理時空的限制、實現網絡資源便捷性接入,并能生動呈現職業情感教育的內容。應設立專門的有助于增強新型職業農民職業情感的網絡資源庫,使本地區乃至全國都能共享職業情感網絡資源。職業情感教育資源的網絡傳播,既能極大地降低成本、增強時效性,又契合了當前使用網絡特別是移動網絡進行學習的熱潮。同時,把握短視頻在網絡流行的形勢,將職業情感教育的內容編輯轉化成短小精悍、富有趣味性的短視頻,借助這些短視頻使全社會特別是新型職業農民增進對三農的認識、增強對“三農”的情懷。

      參 考 文 獻

      [1]張笑寧,趙丹,陳遇春.新型職業農民培育政策的績效評估及改進——基于CIPP評估模型[J].職業技術教育,2018(16):63-67.

      [2]全國新型職業農民總量突破1500萬人[EB/OL].(2018-11-01)[2019-07-21]. http://www.nkb.com.cn/2018/1101/299856.shtml.

      [3]尚勇.試論職業情感的科學界定[J].理論觀察,2007(1):153-154.

      [4]宮敏燕.新農村建設中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問題研究[M].楊凌: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出版社,2013:109.

      [5]韓長賦.感悟“三農”情懷 做到“一懂兩愛”[J].農村工作通訊,2019(11):1-2.

      [6]習近平:中國要強農業必須強 中國要富農民必須富[EB/OL].(2015-6-01)[2019-07-21].http://news.china.com.cn/2016-04/29/content_38348373.htm.

      [7]田虎偉,郭占偉.試論創建職業農民教育學的必要性和可行性[J].職業技術教育,2017(19):58-62.

      [8]高云才.習近平總書記良好祝愿激發廣大農民鄉村振興熱情[N].人民日報,2018-09-28.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for New Professional Farmers: Problem Orientation and Path Choice

      Li Peili, Zhang Jinwei

      Abstract? To cultivate new type of professional farmers, we should not neglect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Strengthening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is the key to improve the professional ethics of the new type of professional farmers and an important way to enhance the“three rural feelings”of the new type of professional farmers. At the same time, to strengthen the emotional education of new-type professional farmers has distinct problems, including: the concept of agricultural weariness in society has a negative impact on the professional emotions of new-type professional farmers, the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of new-type professional farmers has not been fully paid attention to, and new-type professional farmers have the objective needs of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To strengthen the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of the new type professional farmers, the specific ways are as follows: firstly, to enhance the awareness of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to build the content system and the teaching staff of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secondly, to innovate the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model and to enhance the effect of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thirdly, to actively implement the teaching communication strategy combining offline and online.

      Key words? new professional farmers; vocational emotional education; problem orientation; path selection

      Author? Li Peili, doctoral student of School of Marxism of Xinjiang University(Urumqi 830046); Zhang Jinwei(Corresponding author), lecturer of school of marxism of Northwest Agriculture and Forestry University(Yangling 712100)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