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矛盾及解決思路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丁遠 呂承文

      摘 要 立足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與高職院校百萬擴招的時代背景,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成為以精準扶貧為導向的職業教育的核心內容。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等群體可被納入到新型職業農民培育體系之中。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存在三對矛盾關系:一是精準扶貧與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體系矛盾;二是其他教育對象與新型職業農民的客體矛盾;三是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同對象之間的矛盾??梢詮囊劳袊业恼咝员U?、引入精準扶貧的教育理念、融合職普教育、引入多元化的教育供給方式以及深化產、教、學相融合等方面來解決這些矛盾,促進各類教育對象向新型職業農民轉化。

      關鍵詞 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精準扶貧;職業教育;鄉村振興

      中圖分類號 G725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54-06

      2018年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提出,加強農村教育事業及人力資本的開發,重點在于配合國家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所謂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是指培育一批有文化、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的新型職業農民隊伍,對受教育者實施可從事農業或農業生產必備的職業知識、職業技能和職業道德的教育,包括職業學校教育和職業培訓。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全國返鄉“雙創”人員已超過780萬人[1],但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主要數據公報(第五號)中顯示,當前農業生產經營人員受教育程度在初中及以下水平的占91.7%,高中及中專學歷的占7.1%,大專及以上學歷的僅占1.2%,農村人口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返鄉“雙創”人員被列入了高職院校目標生源之中,他們亟需“回爐再造”,學習先進的生產技能及經營管理方法來提升職業核心素養,最終投身農村家園創新創業,為現代農業產業的發展貢獻力量。新型農民職業教育在一定程度上匹配了精準扶貧戰略,化解就業、再就業難問題。雖然當前全國新型職業農民人數已突破1500萬人,但這與2020年突破2000萬人的計劃數相比仍存在較大缺口,僅依靠傳統的培育對象,主要包括專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回流農民、農村留守婦女、新生代農民及農村籍大學生這幾類群體遠遠達不到預期目標。因此,新型農民職業教育成為亟須研究的重要命題。

      一、歷史背景與問題緣起

      早在20世紀60年代,世界銀行就推出了“職業教育減貧”項目,職業教育扶貧效果得到了發展中國家的普遍認可。在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用好教育這個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治本之策”,以及“改革完善高職院??荚囌猩k法,計劃高職大規模擴招100萬人,并擴大高職院校獎助學金覆蓋面、提高補助標準,加快學歷證書和職業技能等級證書互通銜接”[2]。同年5月,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擴招對象增加了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把發展高等職業教育作為緩解當前就業壓力、解決高技能人才短缺的戰略之舉[3]。此外,十八大以來,一直將“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心,圍繞鄉村振興戰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加大支農投入,進一步加強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其中最為關鍵的是提升農村人力資本水平。

      (一)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意義

      國家借助高職院校百萬擴招計劃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嘗試將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等全體都納入到新型職業農民培育體系之中?;谛滦吐殬I農民教育的特點以及教育對象的特殊性,明確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的目標、主體、內容、方式及效果。由此,進一步凸顯了新型職業農民轉化在教育精準扶貧中的重要意義。

      第一,契合鄉村振興戰略的政策導向。鄉村振興關鍵在于大力發展農村生產力,而加快建設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與經營體系依靠農村人力資本。當前農村“空心化”嚴重,所需新型職業農民的缺口較大。因此,有必要擴大新型職業農民培育主體范圍,將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再就業群體、農民工等轉化為“新型職業農民”。

      第二,有效緩解城市就業壓力。城市化進程促進農村勞動力向城市轉移,2018年全年城市新增就業1361萬人,年末城鎮登記失業人員974萬人[4]。失業原因主要是自身技能與社會崗位需求不匹配,不具備職業核心競爭力。因此,引導各類群體向新型職業農民轉化,幫助再就業群體提升農技水平,不僅可以有效輸入與提升農村人力資本,還可以有效降低失業率,緩解城市就業壓力。

      第三,具備轉化的相應條件。一是高中畢業生?!?018年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顯示,高職院校350多萬名畢業生中,來自農村家庭的占52%。超過半數的農村籍高中畢業生,由于生長于農村,也具備返鄉成為新型職業農民的可能性。二是退役軍人。這類群體多數在高原、海島、邊疆和農村偏遠地區服役,鍛煉了吃苦耐勞的堅毅品格,具備長期在偏遠農村生活的適應力。三是下崗失業人員。這類群體長期在城市生活,累積了一定的社會人脈,且在企業生產工作中鍛煉了相關產品的生產經營能力,符合新型職業農民應具備的素質要求。四是農民工。這類群體由于城市化進程流向城市,但由于缺乏與城市崗位相匹配的相關技能,無法真正融入城市生活,這部分群體熟悉農村的生態環境、農產品特色,通過現代農業生產與經營管理培訓可以成為“新型職業農民”,致力于農村經濟的發展。

      (二)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目標

      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目標在于實現國家精準扶貧戰略,使各類扶貧對象通過就業或再就業的方式擺脫貧困。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通過“授人以漁”的方式,幫助農村貧困人口掌握生存技能,提高職業核心競爭力,實現再就業并激活市場。精準扶貧作為國民經濟宏觀調控的有效措施,具有助推社會公平正義、進一步縮小社會貧富差距、降低社會怨憤風險的重要價值。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目標可具體分為三個方面。

      第一,精準識別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對象?;谛滦吐殬I農民教育對象呈現的多元化形勢,精準識別各類教育對象并提供合適的教育內容、教育方式是當前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亟需解決的重要問題。

      第二,精準實施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政策。國家精準扶貧戰略的實現程度依賴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政策是否得以精準實施,“高職百萬擴招計劃”等相關政策的貫徹落實可以有效推進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發展。

      第三,精準管理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過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過程管理包括師資隊伍建設、教學管理、教育硬件設施管理等方面,這些是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有效落實的重要保障,直接影響國家精準扶貧戰略推進的效果。

      由此得知,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目標的實現可以進一步打破貧困代際傳遞常態化的困境。然而,現實中精準扶貧與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仍存在諸多不相融的地方,致使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難以反映精準扶貧價值,直接影響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精準扶貧的效果。

      (三)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途徑

      在“高職百萬擴招”的背景下,針對各類教育對象的特殊性,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能僅依靠國家的職業教育體系來實現,還應該結合普通教育體系來實現。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雖然在人才培養、課程教學、質量評價三方面存在區別,但兩者又是相互聯系的,主要表現在教育主體、教育對象、教育內容、教育方式上具有交叉與重合的地方。近年來,國際上又出現了“普通教育職業化,職業教育普通化”的思潮,在普通教育學校中增加職業教育的課程,職業學校中增加普通教育基礎知識的相關內容[5]?;诼殬I教育與普通教育的區別與聯系,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僅著眼于為國家與社會培養技能型人才,還需要兼顧培養研究型、學術型人才。但當前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中出現了各類矛盾,這與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之間存在的困境直接關聯。

      第一,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中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存在差異性對待。我國采用高考模式,學生依托考試分數選擇教育類型,主要考察理論知識水平,忽視了學生的實踐能力,這制約了學生的選擇空間。因此,高職院校生源的文化課水平遠低于普通本科院校,引發了社會公眾對其認知上的偏見,認為高職院校生源差、師資力量薄弱、辦學質量低、就業質量差等。這樣一來,新型農民職業教育的重擔全部壓在職業教育上,而普通教育又不能實現新型農民職業轉化,這樣會制約新型農民教育職業教育的轉化效率。

      第二,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中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培養的等同化處理。許多高職院校并未制定科學合理、符合社會崗位需求的培養模式,選擇照搬照抄普通高校培養模式。這與我國職業教育發展歷程短、自身定位不清、辦學方向不明,還未形成一套成熟的職業教育發展運行體系有關。同時,也不能將新型農民職業教育局限為狹義的職業教育,而忽略了普通教育也可以在新型職業農民能力培養與開發方面貢獻自己的能量。

      第三,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中的師資配備與結構的矛盾。當前西部省份職業院校的師生配比低于120,如貴州省職業院校的師生配比約117[6],教師年齡結構與學歷結構也存在問題,青年教師數量偏少,研究生學歷背景數較少,這顯然達不到國家標準。大量師資力量不在職業教育,加之職業教育的定位層次不夠,高等研發學歷的人才配備不夠,直接制約新型職業農民的培養。畢竟,新型職業農民是現代化大農業的產物,而不是過去小農經濟背景下的簡單勞動力。

      第四,普通教育產出的大量畢業生無法通過職業教育來實現新型職業農民的再轉化。教育部預計2019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達834萬人,加之有48萬留學生回國就業,2019年,大學應屆畢業生就業人數接近900萬之眾,加之城鎮失業人口974萬人等待再就業。雖然就業數據顯示,當前市場需求人數略有增長,求職人數略有下降,但實際則是部分求職者并不具備社會崗位需求的各項條件,無法實現再就業。

      二、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矛盾

      基于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及高職院校百萬擴招的大背景,發展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需要厘清三對矛盾關系:一是精準扶貧與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體系矛盾,在現實中由于新型職業農民教育自身的困境造成了精準扶貧戰略難以實現。二是其他教育對象與新型職業農民的客體矛盾,分析其他教育對象的身份轉化、認同轉化及技能轉化等問題。三是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同對象之間的方式矛盾,比較不同教育對象之間的差異性,并為其制定科學的培養方案。

      (一)精準扶貧與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體系矛盾

      精準扶貧視角下的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需要實現“精準化”教育培養,這意味著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轉化為新型職業農民,只有先確定“哪些人適合新型職業農民的工作”,才會有后續的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培養,因此,在理論上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是要以精準扶貧為目標導向的。然而在現實中,新型職業農民教育與精準扶貧并未有效融合,在實踐過程中仍然存在諸多問題,如在識別教育對象、提供教育內容、選擇教育方式等方面都難以反映精準扶貧的重要價值。

      第一,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未能精準識別教育對象。當前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對象仍然局限于農村貧困人群,但并未對這類群體作進一步細分與管理。高職院校百萬擴招計劃將扶貧對象擴展到了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新型職業農民等群體,擴招對象的多元化增加了精準識別教育對象的難度。

      第二,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未能精準提供教育內容。當前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所提供的服務項目表現為短期、高頻、盲目、滯后,培訓項目種類單一,學習周期較短,教育內容缺乏針對性、連貫性、持續性。高職院校百萬擴招迎來的教育對象無論從年齡結構、教育背景、思想觀念、心理需求等方面都各具特點,同一性的教育內容顯然不能滿足擴招后教育對象的自身需求。

      第三,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未能精準選擇教育方式。傳統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方式局限主要是依托農業(職業)院校、農民技能培訓機構、電大、夜大等機構聘任專業教師開展傳統的課堂教學[7],忽視了企業車間、農村田野等實訓場所?,F實情況是擴招對象中許多教育對象文化基礎差,有些只有初中以下學歷水平,如老一輩農民工、下崗失業農民等不適用課堂教學,這類群體更需要農技培訓而非學歷教育。

      (二)其他教育對象與新型職業農民的客體矛盾

      第三次全國農業普查主要數據公報(第五號)顯示,全國農業生產經營人員31422萬人,占農村人口的55%,其中年齡在35歲及以下的占19%,年齡在36至54歲之間的占47%,年齡在55歲及以上的占27%??梢?,農村的青壯年數量不足,并有近45%的農村人口未參與農業生產經營,礙于普通農民的自身條件與新型職業農民的崗位需求不匹配,不具備相應的理論水平和專業技能,無法實現順利轉型,現代農業的產業轉型目標也無法實現,這是由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培養方式造成的。高職院校百萬擴招計劃迎來不同類型的教育對象,如何實現其他教育對象轉化為新型職業農民,進而擴大新型職業農民隊伍,是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面臨的又一對矛盾。

      第一,身份轉化問題。其他教育對象向新型職業農民身份轉化中,對他們在心理上應做好扎根農村、吃苦在先的準備,尤其是西部偏遠農村的生活水平低、基礎設施差,有的教育對象一直生活在城市,如企業下崗職工,對農村生存條件并不是很了解,難免會有心理落差。在思想觀念上,教育對象應該與時俱進,新型職業農民作為現代農業發展的必然產物是一項具有發展前景的職業,各類教育對象應該關注這個新興職業的發展動態。在認知上,教育對象應突破原先對于農民身份的思想局限,農民不再是一種身份,而是一種職業。

      第二,認同轉化問題。教育對象應該摒棄傳統的身份等級觀點,充分認可自身現代農民身份,新型職業農民一改“貧窮、落后、素質低”的舊有形象,“有文化、懂技術、善經營、會管理”是他們的代名詞,新型職業農民與醫生、律師、教師等職業一樣具有同等的社會地位,將受到社會各階層的尊重。至此,各類教育對象從內心深處真正認同新型職業農民身份,并愿意通過職業教育轉化身份。

      第三,技能轉化問題。決定各類教育對象能否轉化為新型職業農民的關鍵因素在于掌握現代農業的生產經營管理能力。各類教育對象依托高職院校進行涉農專業理論學習及農技培訓,逐步具備轉化為新型職業農民的專業技能。此外,地方政府可以選派技術人員提供技術指導幫助新型職業農民解決實際農業生產經營管理過程中出現的各類問題,在實踐工作中提升新型職業農民的專業技能。

      (三)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同對象之間的矛盾

      當前新型職業農民培育范圍更為多元,可以進一步延伸至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農民工等群體?;诮逃龑ο笤谌宋镌O定、人物背景、人物現實上的差異性,高職院校應根據各類教育對象的特殊性,提供精準的教育產品。具體分類如下。

      第一類是高中畢業生。按照國家規定的入學年齡推算,當前高中畢業生年齡應該在18周歲左右。高中畢業生大部分都不具有社會工作經歷,并不了解社會崗位需求的相關信息。高中階段的基礎理論知識學習為這部分群體奠定了良好的文化課基礎,他們具備提升學歷的條件。

      第二類是退役軍人。我國退役軍人主要分為人事部門安置的軍轉干部和民政部門安置的退役士兵、復員士官等。高職院校擴招對象主要是普通的退役士兵和士官,兵役法規定征兵年齡男性為年滿18周歲,女性為年滿17周歲。因此退役士兵和士官的退役年齡跨度應該在20~30周歲左右,男性占絕大多數,其中高中學歷占多數?,F實情況是退役軍人中 90%以上曾駐守在高原、海島、邊疆和農村等長期與社會隔絕、消息閉塞的地域,退役軍人融入社會生活需要有一個再社會化的過程。這部分群體亟需掌握就業技能,形成新的角色,未來可以自主創業成為個體經營者,或是成為企業職工、行業技術人員、政府公務員等。

      第三類是下崗失業人員。下崗失業人員主要包括國有企業下崗失業人員、國有企業關閉破產需要安置的人員、國有企業所辦集體企業(即廠辦大集體)下崗職工、享受最低生活保障且失業1年以上的城鎮其他登記失業人員。下崗失業人員的年齡結構大,被稱作“4050”人員,且其中女性偏多,普遍未接受高等教育,技能水平低。下崗失業人員有著豐富的企業工作經歷,非常了解自身所處的現實困境,這部分群體往往目標明確,亟需通過職業技能培訓提升自身技術水平進而實現再就業。

      第四類是農民工。農民工是指身在城市從事非農業工作的農村戶籍工人,按照年齡結構又可分為老一輩農民工與新生代農民工。老一輩農民工文化水平低,提升學歷顯然已經不適合這部分群體,長年在城市打工對社會崗位需求有一定的了解,渴望融入社會生活,期望通過職業技能培訓掌握過硬的技術來適應崗位需求。新生代農民工出生于20世紀90年代,跟隨老一輩農民工進城,接受了較好的基礎教育,具備提升學歷的可能。因此,他們在高職教育中不僅能獲得學歷,還能通過職業培訓掌握崗位技能。

      第五類是原有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對象。原有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對象包括農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回流農民、農村留守婦女、新生代農民及農村籍大學生[8],其中,農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新生代農民和農村籍大學生應該是新型職業農民的重點培育目標(后面具體比較這三類)。其中,農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這類群體的農產品生產與經營水平較高。新生代農民和農村籍大學生主要出生于20世紀90年代,有志于從事農業生產經營,接受了良好的基礎教育,有些是通過自身努力考進城市的大學,這類群體特點是學習能力強、樂于接受新事物、更具創新能力。但現實困境是,由于遠離農村生活,除了一些農學出身的大學生之外,他們并不具有農業相關技術背景,也不了解農產品生產及經營管理方法。

      通過對五類教育對象的具體細分可知,農民工這類群體可再分為老一輩農民工與新生代農民工。原有新型職業農民重點培育對象可再分為農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新生代農民和農村籍大學生??紤]新生代農民與新生代農民工的各方面條件差異性不大,故將這兩種類別合并分析。最終,本研究著重列出七類教育對象,并從人物設定、人物背景、人物現實等維度進行差異性比較,見表1。

      有效把握好上述不同教育對象的差異性之后,發現上述各類教育對象雖年齡層次各不相同,但有些類別在心理需求、教育背景、思想觀念、心理矛盾等方面都存在一致性,總結不同教育對象的自身規律,可將新型職業農民培育對象分為三大類型,見表2。

      第一大類包括高中畢業生、退役軍人、新生代農民和新生代農民工,這四類群體一般都具有高中學歷水平,有較好的文化基礎。因此,學歷教育與農技培訓相結合的人才培養模式更適合于這幾類群體,通過理論與實踐教學來實現,最終依托學歷與職業資格證書來進行質量評價。

      第二大類包括農村籍大學生、下崗失業人員、老一輩農民工,其中農村籍大學生已具備相應學歷,而下崗失業人員與老一輩農民工因為都是初中及以下學歷水平,文化基礎差不具備提升學歷的條件。因此,農技培訓更適合于這三類群體,在理論與實踐教學結合中更側重實踐教學,最終依托職業資格證書來進行教育質量評價。

      第三大類是農業大戶和科技示范戶。這類群體在農業規?;洜I、現代農業發展、農業產業化發展等方面具有示范效應,但他們缺乏體系化、完整化的涉農專業理論學習。因此,學歷教育更適合此類群體,通過理論與實踐教學結合中側重于理論教學,最終依托學歷證書來進行教育質量評價。

      三、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矛盾的解決思路

      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矛盾的解決需要真正融入精準扶貧的價值理念,提升當前城鎮失業人員和農村剩余勞動力農技水平以便適應新型職業農民崗位需求,助力這類群體完成職業轉型,有效破解就業難問題。

      (一)依托國家的政策性保障

      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不僅可以提升教育對象的職業技能,也體現出其精準扶貧的時代價值?!掇r業農村部2019年人才工作要點》《關于做好高職擴招培養高素質農民有關工作的通知》中皆提出,五年內培養100萬名接受學歷職業教育、具備市場開拓意識、能推動農業農村發展、帶領農民增收致富的高素質農民。2019年,江蘇試點20所高職院校面向社會人員招生,依托高職院校開設的涉農專業吸引各類教育對象,如徐州生物工程職業技術學院開設了畜牧獸醫、寵物養護與訓導、植物保護與檢疫技術三個涉農專業。此外,還提出了一系列的助學政策,如擴大國家助學金資助面,鼓勵企業員工帶薪就讀,退役軍人可申請學費資助,失業人員和農民工學費可在失業保險基金結余中支出等。

      (二)轉變城市導向為精準扶貧導向的教育理念

      傳統的農村教育都是城市教育的粗劣復制,并導致農村教育與農村社會文化高度分離,進一步激化了農村的“空心化”與“邊緣化”問題。因此,精準扶貧視角下的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應強調教育與生活經驗相結合,以鄉村建設為本位,因地因時辦教育[9],培育新型職業農民,提升農村人力資本,著力于讓每個人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10]?;诓煌慕逃龑ο筇峁┒嘣慕逃?,尤其是新生代農民、新生代農民工、農村籍大學生這類群體,他們具有較好的文化基礎及教育產品購買力,需要為這類群體量身定制個性化的教育產品,提升其學歷教育與農技培訓水平,并與新型職業農民崗位需求匹配。最終,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通過精準識別教育對象、精準提供教育內容、精準選擇教育方式培育出一支合格的新型職業農民隊伍。

      (三)新型職業農民教育要融合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

      現實中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不可分割、相互影響、相互滲透的?;诖?,并在厘清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之間存在的困境后得知,新型職業農民教育應該有效融合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并為現代農業產業發展培育技能型與研究型人才。為此,國家也出臺了系列政策,如開展“學歷證書+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即1+X證書制度)試點,旨在鼓勵學生在獲得學歷證書的同時,積極取得多類職業技能等級證書。國家通過“高職百萬擴招”等形式,進一步探索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新途徑。

      (四)引入多元化的新型職業農民教育供給方式

      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具有準公共產品的屬性,當前仍是政府主導的單一供給方式,這給中央與地方各級政府帶來了巨大的財政壓力。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的實現需要充足的財力支持,可以考慮引入市場與社會力量等多元化的供給方式。當前職業教育也正在探索混合所有制辦學模式,以充分發揮市場與社會的積極作用。此外,可以借助“互聯網+教育”模式,大力發展新型職業農民遠程教育,提升教育精準扶貧的覆蓋面,以真正解決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空間與時間上的障礙。

      (五)深化新型職業農民教育產、教、學相融合

      精準扶貧視角下新型職業農民教育需要加強涉農專業的設置,并通過專業來對接相關產業進一步推進貧困地區特色產業和生態產業的發展?;谛滦吐殬I農民教育特色,教育師資應該是農學領域的專家和“雙師型”教師,不再局限于普通教師。同時,應把好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師資的入口關,引入一批在農學領域專業知識扎實、實踐操作水平過硬的師資隊伍。在教學內容和方式上,突破傳統的課程教學模式,結合專業特色充分利用企業車間、鄉村田園等實訓場所,加強教育對象的實踐技能水平。新型職業農民教育幫助那些在身份與能力都難以實現就業的農民工、退役軍人、下崗失業人員提升學歷與農技水平,重回鄉村進行現代農業生產經營。

      參 考 文 獻

      [1]一季度我國農業農村經濟開局良好,第一產業增加值和農民收入保持“雙增長”[EB/OL].[2019-04-23].http://www.moa.gov.cn/gbzwfwqjd/xxdt/201904/t20190423_6212532.htm.

      [2]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EB/OL]. [2019-03-5].http://www.gov.cn/zhuanti/2019qglh/2019lhzfgzbg/.

      [3]教育部等六部門關于印發《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EB/OL].[2019-05-13].http://www.moe.gov.cn/srcsite/A07/moe_737/s3876_qt/201905/t20190513_381825.html.

      [4]2018年度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公報[EB/OL].[2019-06-11].http://www.mohrss.gov.cn/SYrlzyhshbzb/zwgk/szrs/tjgb/.

      [5]路海萍.職業教育概論[M].成都:四川出版集團,2011:18-21.

      [6]中國統計年鑒(2018年)[EB/OL]. [2018-05-10].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8/indexch.htm.

      [7]丁遠,呂承文,俞林. 試論轉型期農民職業化教育再思考:內涵、困境及對策[J].成人教育,2018(3):65-70.

      [8]馬建富,呂莉敏,陳春霞. 職業教育視閾下新型職業農民培育研究[M].北京:科學出版社,2015:147-149.

      [9]翁乃群.村落視野下的農村教育以西南四村為例[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9:4.

      [10]習近平就加快發展職業教育作出重要指示[EB/OL].[2014-06-24].http://cpc.people.com.cn/n/2014/0624/c64094-25189804.html.

      Discussion on the Contradictions and Solutions of New Professional Farmer Education under the Prospect of Precision Poverty Alleviation

      Ding Yuan, Lv Chengwen

      Abstract?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the national implementation of the strategy of Rural Revitalization and the one million enrollment expansion of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vigorously cultivating new professional farmers turned out to be the core contents of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oriented vocational education. Based on the current significance, development goals and educational approaches of the new professional farmers' education, the paper clarifies the system contradictions between the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and the new professional farmers' education, the object contradictions between other education objects and the new vocational farmers, and the square contradictions among different objects of the new vocational professional education. Based on the analysis of contradictions,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e solutions of new vocational professional education contradictio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from the aspects of policy guarantee, education concept and supply mode.

      Key words? new professional farmer education; precise poverty alleviation; vocational education; rural invigoration

      Author? Ding Yuan, research assistant of Student Affairs Office of Wuxi Institute of Technology(Wuxi 214121); Lv Chengwen, lecturer of Nanjing Audit University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