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依法治校視域下高職院校章程治理:理性選擇與實踐路向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肖艷婷

      摘 要 章程治理是教育改革背景下我國高職院?!耙婪ㄖ涡!钡睦硇赃x擇,基于章程的高職院校治理合乎理性,因為章程治理的基礎是章程賦權的合法性,利益相關者的合作性關系為章程執行提供了可能性、章程的開放性為治理規則的優化提供了空間。章程對高職院校治理具有規制性:章程權威規定治理規則,引導治理法治路向;章程合意規制治理關系,協調治理行為;章程內容規制治理內涵,體現學校精神文化。從特色辦學、精準服務、過程再造、“雙創”驅力四個方面探索依法治校視域下的高職院校章程治理實踐路向,為深化新時期高職院校治理改革提供可行思路。

      關鍵詞 高職院校;章程治理;依法治校;合理性;實踐路向

      中圖分類號 G717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35-06

      從“人治”走向“法治”是教育現代化的要求,體現了教育從傳統到現代的轉變。教育改革的不斷深入為現代職業教育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職業教育治理體系建設作為國家治理體系的重要內容,正在努力邁向法治化的路徑。作為實施職業教育的重要陣地,高職院校治理成效牽涉到整個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治理與改革效果。2019年2月,《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提出實施“雙高計劃”,為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實施指明了方向。作為高職院校治理的“基本法”,章程治理是實踐“依法治?!?、建設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的理性選擇。剖析基于章程的高職院校治理合理性要義,明確其治理實踐路向,對進一步提升高職院校治理能力,推進高水平高職院校建設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一、基于章程的高職院校治理合乎理性

      章程是關于治理規則的集合,表征著治理的關系性規則,是高職院校治理利益相關者通過共同協商達成的有關高職院校組織結構、運行與發展等相關事宜的約定。作為制度的載體,基于章程的高職院校治理決定了治理的規范化路向,在教育改革的背景下,基于章程的高職院校治理具有合理性。

      (一)章程治理的基礎:章程賦權的合法性

      章程是高職院校利益相關者之間關于院校發展的相關事務經協商達成的協議,是其內部管理運行的綱領性文件,也是院校自主管理、自我規范的基本依據,具有內部法的效力。對治理具有約束效力是章程建立的基本條件,一旦章程建立,就形成了對治理事務中雙方(或多方)權力的“合法”認定,在約定的時間和空間內不可越界,代表關于治理權責劃分的明示。從這個意義上說,章程的建立過程是對相關利益主體的賦權過程,即章程制定的過程是包括高職管理者、教師、學生、其他工作人員及社會公眾等在內的相關利益主體的賦權過程?!百x權是一種參與權力的過程”[1],在治理中,賦權是將治理決策的責任和治理資本的控制權授予或轉移到利益相關者手中。

      高職院校治理章程賦權存在合理性。首先,通過章程賦權使治理主體獲得“合法”的治理權力,有利于治理資源的合理分配和利用。治理是實踐的過程,實踐中出現的各種問題需要治理主體及時解決,通過賦權給予治理主體一定程度的資源支配權力,有利于治理資源和空間的良好利用與協調,提升治理效率。賦權不同于授權,授權具有等級差異,授權與被授權者的管理與控制關系是通過權威實現的,這就使得雙方的溝通交流存在一定隱患,進而影響治理的工作效率。在高職院校治理中,賦權是通過章程來實現的,是各利益相關者共同協商的結果,意味著被賦權主體享有被承認的自主權,這對治理實踐工作的協調和推進具有重要意義。其次,“市場的高度復雜性與多變性為賦權的實現提供了可能性條件”[2],章程賦權有利于保持治理的市場敏感性,保障治理的理性方向。章程對利益相關者的權責進行了明確劃分,在通過協商達成的權力范圍內,利益相關個體或群體享有治理的權力。被賦權意味著治理選擇和治理行動自由的擴展,代表著治理主體對高職院校治理資源利用的決策和支配權力的增強,當進行治理選擇時,被賦權的主體治理支配能力增強。賦予治理主體自主權,能夠及時反映治理問題,捕捉市場信息,為治理提供調整戰略方案的條件,擴展治理所需的時間和空間。

      (二)利益相關者的合作性關系:章程執行的可能性

      章程的執行以利益主體關于治理問題的協商一致為條件,利益相關者的合作性關系是治理問題能夠達成“和解”的基礎。社會各要素在整體中的協調發展是社會和理性發展的實踐模式。馬克思認為,社會是由各個要素組成的有機體,本質上是各種社會關系的結合,社會的發展得益于整體中各個要素的良好協調?!吧鐣l展的協調分為內部和外部兩個部分,從外部來說,社會發展要與人的發展、自然的發展相協調;從內部來說,社會發展依賴社會結構各要素之間的協調關系”[3]。對高職院校治理來說,治理的達成需要以治理利益相關者之間互助合作關系的建立為前提,關于治理問題能夠達成“和解”是章程執行的前提,章程對治理主體的權力、責任、義務進行了明確劃分,為治理問題的內在統一提供了條件。

      治理的利益相關者建立合作關系的另一個重要條件是章程滿足了利益相關者的共同利益。在高職院校治理中,各利益主體因參與治理形成共同體關系,通過參與治理實現其治理訴求,章程的建立證明了各利益主體之間共同利益的存在,而這種共同利益是指高職院校治理目標的實現對其參與治理的個體或組織利益所產生的直接或間接助力,共同利益顯然有助于達成共識,由此也就為章程的執行提供了可能空間。值得注意的是,共同利益與主體參與治理的愿景有關,與治理整體的利益訴求有關,在章程制定中,明確提出共同利益,并把其作為治理多方的共同目標,會有利于治理的實施與完成。

      (三)章程的開放性:治理規則的優化

      對于高職院校治理而言,章程的重要功能是高職院校管理者、教師、學生、其他工作人員及社會公眾等利益相關者權、責、利的配置,以提高治理的積極性,降低治理的執行成本,提高治理實施的效率。章程的條約實際上可以認同為利益相關者參與治理需要遵循的規則,而且是一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規則,但由于人的有限理性的存在,章程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時代變遷和章程本身實施的實際需要,都要求章程具有開放性的特征。

      學校精神文化是高職院校在長期辦學過程中逐步形成的某一方面的或整體的最具典型意義的個性風貌。時間的維度是一個歷史維度,“世界是存在時間維度的,世界的發展不是循環往復的,也不是迭代存在的,而是從過去到現在的變革,是新事物代替舊事物的正向發展”[11],“教育的使命是提供一種內涵豐富的文化,即提供能夠進行批判的、多維度的問題解決方法和思路;善于挑戰的頭腦;有能力認識人類社會和宇宙的不確定性,并具有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愿景”[12]。從縱向來看,學校精神文化代表了學校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精神文化,是一所學校在時間維度上的精神文化積累和沉淀,體現了學校的文化傳承;從橫向來看,學校的精神文化體現了學校在辦學定位、人才培養、學科建設及社會服務等方面的布局和特征,體現學校辦學的獨特之處。高職院校是實施高層次職業教育的主要陣地,有著自身獨特的教育教學和人才培養模式,其特有的辦學理念與人才培養模式應該在章程內容中得到體現。法治下的高職院校治理應該是依據章程來實施的院校治理,在治理中應該體現高職院校自身的特點和發展訴求,因此,在其章程中應該體現院校的辦學特色和文化個性,體現不同高職院校辦學定位的差異,這不僅是高職院校內涵式發展的需要,也是高職院??沙掷m發展的外部環境要求。一方面,不同的辦學定位決定了不同的內部治理制度安排,在治理組織機構設置和治理內部結構上,對于院校發展特點和未來發展目標都有體現;另一方面,高職院校之間的差異化定位是其內部學術文化不同的體現,不同的學術文化生成不同的章程理念,既要有院校自治的獨立性,又要符合對多元文化的包容性,這對多樣化的治理活動形成不同的治理模式,有利于促進高職院校內部治理的針對性。

      “教育中的文化應該指向未來和超越的本質,教育的文化內涵賦予教育治理的內在文化生成特征”[13]。在新的發展階段,職業教育治理以先進文化為引領,注入發展新活力。章程是一種治理約定,代表了治理主體關于治理事務達成的共識,體現在治理的文化共識中。高職院校的章程內容中納入了其在長期發展中積淀的治理經驗、文化特色和教育理念,在繼承的基礎上進行發揚與創新,體現了高職院校治理的發展性特征,實現治理從過去到未來的繼承與超越。在多元文化繁榮并序的治理環境中,開放、合作、包容是高職院校的辦學理念,也是全球化背景下構建和諧、開放的高職院校校園文化,使學校精神文化成為高職院校治理現代化的強大內驅力。

      三、高職院校章程治理的實踐路向

      回應新時期高職院校改革要求,立足我國高職院校治理實踐需求,從特色辦學、精準服務、過程再造、“雙創”驅力四個方面探索高職院校章程治理的實踐路向,在實踐治理“互推”“互促”“互助”和“互聯”中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高職院校章程治理模式,見圖1。

      (一)特色辦學:打造院校品牌,培植核心競爭力

      特色反映的是事物的獨特性、不可替代性,是事物本身具有的特點與風格的體現,高職院校的辦學特色是高職院校在長期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穩定的、持久的辦學特征,包括其辦學定位,人才培養,校園文化建設,教學與科研,未來發展方向等方面的發展方式與思路。近年來,經濟的快速發展對職業教育人才提出了更高要求,市場經濟快速轉移的特點加劇了高職院校之間的競爭,形成特色辦學,突出辦學的異質性優勢成為培植院校核心競爭力的重要趨勢。作為高職院校辦學的指導性文件,章程在內容上應該突出高職院校的辦學特色,體現高職院校獨立的辦學理念,獨立的辦學精神,以辦學特色凝聚院校品格,樹立院校名牌。與普通高等教育相比,要體現現代職業教育的職業性、實踐性特點,高職院校學生的專業定向培養計劃及實習安排、實訓基地建設等都應該納入章程的條款之中,凸顯職業教育的辦學定位與培養模式特點;與中等職業教育相比,又要體現出高職的高層次性,在教學與科研上的深度與廣度上有所延伸,體現高職的可持續性與創新性;要區別于其他高等學校,體現出自身獨特的辦學精神,以不同的辦學特色打造學校的專屬品牌,以特色為支撐,增強發展后勁,以實現高職院校持續健康發展。依托珠三角的產業發展優勢,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繼承與發揚深圳特區的改革創新精神,實行“政校行企四方聯動, 產學研用立體推進”的辦學模式,在與珠三角區域、行業企業的互動中形成具有創新特色的人才培養模式;作為國家首批示范性高職職業院校,天津職業大學結合天津市濱海新區產業發展對技能型人才培養需求,“以服務為本,應用為根,質量立身,卓爾不群的辦學理念突出特色,致力打造天職工匠,教育教學成果顯著,形成了個性鮮明的天職特質院校品牌”[14]。種種辦學經驗表明,在教育市場化競爭激烈的當下,結合區域發展優勢,內修內涵建設,外樹院校品牌,以特色辦學謀求開拓創新,是高職院校實現創新發展的可行進路。

      (二)精準服務:立足產教融合,改善互動效應

      所謂精準服務是指針對當前高職教育發展的地區或區域需求找準服務的著力點,對焦不同地區、不同產業發展需求,從培訓空間、人力、技術等要素提供分類的職業教育服務,改善職業教育與產業的跨地區、跨領域“互動”效應。做到精準服務關鍵在于兩點:一是精準對焦,二是優質服務,見圖2。首先,如何做到精準對焦?信息化時代的網絡信息服務為高職院校提供了有效信息,在充分利用網絡信息資源的基礎上,結合現實調研當前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切實需求,找準具體化服務的著力點,嘗試實行項目立項的措施,以工作項目的形式開展服務,確保服務內容精細化,服務措施精準化。其次,為使精準服務落到實處,使高職院校產教融合更具體,更具有操作性,可以在了解區域產業發展需求的基礎上實施項目制管理,從制定項目計劃、落實項目運作、做好項目的管理監督與評估全過程實施管理,保障項目的實施質量,使優質服務落實到位。充分發揮高職院校精準服務區域的作用,章程不失為一種理想的制度路徑。以天津職業大學為例,以《天津職業大學章程》為核心編制了2018年度學校管理制度匯編,形成系統化的管理制度體系,堅持服務興校,服務區域發展需要,聚焦京津冀地區的職教培訓需求,在與政府、行業企業合作的基礎上建設了包括雄安新區培訓基地、薊州區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基地在內的多個培訓基地,參與濱海新區職業技能公共實訓中心建設,為京津冀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提供精準服務。除此之外,天津職業大學還展開與新疆阿克蘇職業學院、甘肅武威職業技術學院以及和田職業技術學院的對口支援工作。為進一步深化產教融合,天津職業大學聯合天津福老基金會和天津市民政局實行現代學徒制人才培養模式,實施引企入校,與百盛、林肯等企業共建校內技術培訓中心,實踐校企創新育人模式,取得良好成效。立足產教融合、服務區域發展是高職院校在培養高技能人才基礎上的延伸,高職院校以區域產業發展需要為前提,有針對性地提供精準的教育培訓與服務,是當前高職院校治理向精準高效治理發展的可嘗試路徑。

      (三)過程再造:優化自主治理程序,實現治理持續增值

      高職院校治理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治理的規范化是在實踐過程中形成的,治理過程再造是實現創新治理機制的條件。過程再造是一個動態的概念,它指的是以治理過程為中心的系統改造,是通過不斷完善治理的整個過程保持治理的執行優勢,在治理成本、質量、效率等指標方面改進。高職院校治理過程再造是高職院校隨著內外部環境的變遷,以“正確”治理為前提,調整組織結構,創造性地應用新技術、新方法,最大限度地降低治理成本,提升治理效率,實現成本優化、程序優化、質量優化的目的。高職院校章程治理的核心內容是章程以實體形式確定高職院校內部治理的組織與規則,厘定高職院校自主治理的規范化程序,這就為高職院校治理過程再造提供了組織與制度保障。其一,在內部組織運行上,章程對高職院校的決策權、人事權、財務權等做出明示,明確章程規制下的院校自主治理方式及形式、院校的內部組織形式、處理內部事務的治理權力以及政府院校的干預方式等,理順了治理程序,治理過程的優化與再造就具備了條件和空間。其二,章程設計的可優化表明治理過程再造具有實踐可能性,以過程為中心的治理結構程序突破了傳統的治理組織形式,把分散在各職能部門的治理任務整合為一體化的治理程序,利用合并或簡化治理環節,重排治理程序來調整流程中的增值活動,盡可能減少治理流程中的非增值活動,最終實現治理過程的持續改進。在關系上,高職院校治理重視過程合作,治理全過程均按照章程制定的規則和資源能力由多元利益主體協商完成,治理過程在本質上更具關系性,而非控制性。高職院校章程治理過程以任務為載體的治理資源在多個利益主體之間共享,在治理過程中涉及到協商治理過程的多方,這本身就契合了現代職業教育提倡的多元“共治”“共享”理念。

      (四)“雙創”驅力:實施“雙創+專業”教育,構建雙創育人綜合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2014年,李克強總理在夏季達沃斯論壇發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此后“雙創”成為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舉措受到廣泛關注。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深化高等學校創新創業教育改革的實施意見》將創新創業作為高等學校教育改革的重點內容,為高職院校創新創業育人綜合體系建設提供了政策支撐。作為院校治理的依據,針對當前高職院校的教育教學資源,將創新創業納入高職院校章程內容中具有現實必要性。其一,完善創新創業人才培養機制,實施“雙創+專業”教育模式,將創新創業教育融入高職專業人才培養設計,開設跨專業雙創教育課程,實現多專業協同的人才培養,“通過‘計劃—實施—反饋—改進的質量控制循環系統持續推動創業教育工作的完善”[15]。其二,引入社會創業資源激活教學要素,以校企合作方式匯總各類教育教學資源,培育創業項目,在實踐中促進知識創新、理論創新、技術創新。其三,重點實施創新創業培育計劃,建立健全雙創支撐服務體系,從人力、技術、教學、師資等方面支持創新創業實踐平臺建設,建立創業實驗室和創業訓練基地,為創新創業項目提供空間,促進創新創業技能提升與工匠精神培養深度融合。其四,促進創新成果轉化,充分挖掘人力和技術資源,將創新成果轉化為創業資源,將高職院校的人才和技術優勢轉化為創業優勢。

      治理體現時代特征,新時期的治理改革不僅是對過去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經驗總結,同時也是著眼于院校未來的發展和規劃[16]。落實國家創新戰略對高職教育的創新發展要求,立足創新創業的高職教育改革方向,塑造高職創新創業治理生態,是開創具有中國特色的高職院校治理模式的有益嘗試。

      參 考 文 獻

      [1]俞可平.中國治理評論[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2:22.

      [2]詹姆斯·N·羅西瑙.沒有政府的治理[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29.

      [3]羅森布魯姆,等.公共行政學:管理、政治和法律的途徑[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2.

      [4]歷有國.法治進程中黨員干部權力倫理迷失透視[J].求實,2015(8):19-24.

      [5]科斯.契約經濟學[M].李鳳圣,譯.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03:102.

      [6]喬治·弗雷德里克森.公共行政的精神[M].張成福,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3:33.

      [7]約翰·亨利·紐曼.大學的理想[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12.

      [8]陳壽根,顧國慶.建立利益相關者共同治理的高職院校內部治理結構[J].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學報,2016(3):35-39.

      [9]褚宏啟.教育治理:以共治求善治[J].教育研究,2014(10):4-11.

      [10]皮埃爾·卡藍默.破碎的民主——試論治理的革命[M].高凌瀚,譯.北京:生話·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5:77.

      [11]張楚廷.學術自由的自我丟失[J].高等教育研究,2005(1):1-5.

      [12]埃德加·莫蘭.復雜性理論與教育問題[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6:28.

      [13]葉瀾.試論當代中國學校文化建設[J].教育發展研究,2006(15):1-10.

      [14]顏楚華.高職院校的文化個性及其養成[J].教育發展研究,2013(Z1):31-35.

      [15]黃揚杰,呂一軍.高校創業教育的問題與對策[J].教育研究,2018(8):81-87.

      [16]左偉.中國特色現代大學制度視閾下高校內部權力監督體系研究[J].東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5):200-204.

      Charter Governance of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Ruling Schools by Law: Rational Choice and Practical Direction

      Xiao Yanting

      Abstract? Charter governance is a rational choice for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in China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educational reform. The governance of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Based on charter is rational. The legitimacy of charter empowerment and the cooperative relationship of stakeholders provide possibility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charter, and the openness of charter provides space for the optimization of governance rules. Regulations govern the governance of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statutes authoritatively stipulate governance rules to guide the direction of governance by law; statutes agree to regulate governance relations and coordinate governance behavior; statutes content regulates governance connotation, reflecting the spirit and culture of the school. This paper explores the practical direction of constitutional governance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from four aspects: characteristic school-running, precise service, process reengineering and“double-creation”driving force, so as to provide feasible ideas for deepening the governance reform of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in the new era.

      Key words?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charter governance; ruling schools by law; rationality; practical direction

      Author? Xiao Yanting, assistant researcher at the Vocational Education Teachers Institute of Tianjin Vocational and Technical Normal University(Tianjin 300222)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