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社區“教育+治理”:現實邏輯、耦合機制及發展路徑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南旭光 劉胡敏

      摘 要 社區教育之于社區治理而言,不僅是重要的基礎性工程,從發展邏輯上看還具有高度的同構性,二者的有效耦合意義重大。在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體戰略要求下,沿著“經濟—社會—教育”的邏輯分析認為,發展動力同源、價值理念契合、制度變遷同向等方面是社區“教育+治理”的現實邏輯;“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理念以及模式—技術—制度創新是社區“教育+治理”的耦合發展機制。遵循上述邏輯,社區“教育+治理”的路徑包括:加強政策制度建設,落實集中統一領導;拓展社區教育功能,促進社會治理對接;搭建國家資歷框架,引領終身職業發展;強化信息技術應用,建立智慧支撐體系;優化多元協同合作,創新組織運作模式。

      關鍵詞 社區教育;社會治理;現實邏輯;耦合機制;發展路徑

      中圖分類號 G779.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29-06

      一、引言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為有效回應新時代人民群眾對城鄉社區管理日益增長的多元化需求,國家及各地方政府圍繞社區治理創新廣泛開展了探索和實踐,過去以“單位為主、街居為輔”逐漸向以“街居為主、單位為輔”的管理格局轉變,社區管理和服務也由單位提供逐漸向社區提供轉變。理論研究者也對現代社區治理模式創新表現出相當的熱情和關注,并認為社區治理創新的關鍵在于有效“處理好縱向整合與橫向協調機制間的彼此銜接,即以何種方式推動社會公眾積極參與并形成有效的社會協商局面,實現有效的社會整合”[1]。與此同時,作為一種特殊的教育類型,社區教育已經在事實上成為我國構建終身教育體系的重要途徑,充當著提升國民綜合素質、建設學習型社會的強力引擎,尤其是面向高質量發展和高品質生活的發展目標,社區教育的未來大有可為。所以,面對著從“社會管理”到“社會治理”的新飛躍,一些學者便沿著“社會—教育”的邏輯,對教育融入社會治理開展了研究,認為社會治理的發展不僅需要社區教育的參與,還需要對社區教育提出更高的目標和要求[2],社區教育在“創新社會治理方式、激活社會組織活力、提升社會管理效率等方面發揮著獨特的作用”[3],社會治理體制創新和社會教育的發展是彼此互嵌和相互促進的,“社會教育融入社會治理成為當前社會教育發展的新領域、新命題”[4]。從實踐中來看,一旦社會治理具體到基層社區層面,便與社區教育密不可分,二者具有內在關聯性[5],社區教育與社會治理之間的合力是形成中國特色社區教育發展模式和中國特色社會治理體制的重要支撐和保障。鑒于社區教育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國家也曾發文明確提出“推動社區教育融入社區治理”,期望社區教育可以在社會治理體系建設中發揮出應有作用。盡管一些文獻總結了基層單位的積極實踐和探索,分析了社區教育融入或促進社區治理的行動邏輯、工作機理、制度程序等,并對發展路向做了思考[6][7][8][9],但實事求是地講,社區治理與社區教育協同發展的模式創新仍然任重道遠。

      如今,我們身處大數據智能化驅動的智慧社會邊緣,社會愈發呈現出高度復雜性、不確定性狀態,社會治理尤其是基層社區治理更為重要,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專門研究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問題,面對“中國之治”的更高境界,社區教育自然有責任和義務擔負起完善基層社會治理的重任,社區教育的功能拓展及其與社區治理的有機耦合成為新時代的重要課題。為此,需要進一步利用新治理思想、新治理理念、新治理策略、新治理技術等,圍繞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規則秩序進行深度資源整合,作出新的制度設計和制度安排,積極回應時代的訴求?;诖?,本文提出“教育+治理”的概念,遵循“三共”治理理念以及模式—技術—制度創新的視角分析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耦合的現實邏輯和機制框架,并籍此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

      二、社區“教育+治理”的邏輯框架

      對于社區教育,并沒有統一的概念,被視為學校教育向社區開放的過程和結果,用于指代社會教育、民眾教育、社區內的非正規教育等,實際上就是“在社區中的教育”[10],但這種“非正式和非正規教育”的功能認知事實上限制了社區教育的發展。社區治理是伴隨著社會治理而來的新概念,是社區內政府部門、社會機構、市場力量、居民等組織及個人結成的網絡體系,其存在價值在于應對社區內的公共問題、實現社區事務管理和公共服務的過程[11]。將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深度融合,形成社區“教育+治理”的模式框架顯然具有重要社會價值和現實意義,見圖1。目前,雖然理論界和實務界對積極探索社區教育融入社區治理有著很高的積極性,但更多地是在一般意義上進行闡釋或者試圖在思路上給予回答和嘗試,忽略了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有效耦合的規則秩序的合理建構問題。為了回答好這個問題,必須沿著“經濟—社會—教育”的邏輯,探尋社區教育、社區治理之間的溝通邏輯,明確當下是否已經具備了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有效耦合的內在適切性,進而形成一套“教育+治理”的認知框架,將其作為一種新的分析范式,從而系統性設計社區“教育+治理”模式創新問題。

      (一)社區“教育+治理”的現實邏輯

      從社會發展的角度看,社區教育服務于人的終身學習和發展,擔負著增強社會凝聚力、提升公民素質、促進經濟發展和文化繁榮的重要使命;從社會功能角度加以審視,社區教育還要維持社會秩序、強化社會治理與創新發展。而社區作為社會的基本單元,聚集著各種社會群體、交織著各種利益關系、承載著各種社會資源,是社會治理的基礎平臺和基層載體。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在社區這個載體上匯集,從三方面構成了“教育+治理”的現實邏輯。

      首先,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發展動力同源。無論從理論研究還是從實踐探索上看,教育對于區域經濟、文化及社會進步的促進作用都獲得了廣泛認同,具有趨同性且呈顯著的正相關關系。事實上,作為一個涵蓋民眾經濟、社會及生活的綜合性基層組織,社區對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有著先知先覺:一方面,伴隨著我國經濟增長、結構調整和社會轉型發展,社會矛盾逐漸增多且呈幾何式增長,也讓社會治理的難度日益增加[12],這便需要政府不斷創新基層社區治理模式并加強投入、提升層次和水平;另一方面,經濟增長帶來生活水平提高和民生改善,促使民眾對社區范圍內的教育、文化、醫療、休閑等服務的訴求向多元化、高質量發展,尤其是社區教育產品和服務的需求首當其沖。也就是說,經濟增長或經濟發展水平提升所引致的內生需求是社區教育、社區治理發展的共同動力,這便構成社區“教育+治理”的現實邏輯之一,并且社區教育系統、經濟系統及社區治理系統在實踐中呈現明顯的“馬太效應”。一般而言,經濟相對發達地區的社區教育發展較快,不少地方都在終身教育體系框架下建立了完備的社區教育體系,致力于為全民終身學習提供立體化、全方位、多層次且內容豐富、形式多樣的社區教育服務,也因此可以有效引導和組織社區居民實現自我教育、自我學習、自我發展、自我完善、自我管理的社區治理新機制。

      其次,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價值理念契合。社區教育作為一種社會活動,其價值取向與功能定位有著密切關系,在“致力于構建終身教育體系”這一抽象的價值追求之下,一般被認為旨在通過各類教育資源的整合利用以提高社區成員整體素質、生活質量并服務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這符合“教育的本質在于造就全面發展的人”的屬性認知。毫無疑問,社區教育是與社會治理(尤其是基層社區治理)關系最為密切的教育類型,卓有價值的社區教育自然可以有利于構建社區成員廣泛認同、有情感歸屬的和諧社區,建立共同的價值觀、共同遵守的制度,并為社區成員參與社區治理創造條件、搭建治理平臺、優化治理環境。事實上,基于現代治理格局之上的社區治理印鑒了“人民發展觀”的邏輯延伸,指向一種“人人有責、人人參與、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充滿生機活力的嶄新社會秩序[13],形成一種全體社會成員共享社區共治的成果、共獲社區善治所釋放的紅利的格局,這又會反過來促進社區教育的完善和深化,進而形成一種善教善治融合的社區發展格局。所以說,這種“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理念是社區“教育+治理”耦合的現實邏輯之二,是歷史發展過程中價值演繹的必然。當然,社區教育在培養社區居民終身學習的意識、提供終身職業發展需要的教育服務時,要遵循社區治理的價值向度,全力打造社區共同體。

      第三,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制度變遷同向。在我國,社區教育、社會治理等概念的提出和實踐都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和特有的國家意志,既代表著自上而下的政策驅動,又體現了特有的行動力、理念和方式。隨著經濟社會發展、社會狀態轉型和社會主要矛盾轉換,國家層面先后出臺了一系列關于社區教育的文件,逐漸明確了其具象化定位,使得社區教育的價值體系逐漸向綜合化發展[14],不僅承擔單純的教育服務功能,還要參與基層社會治理創新,承擔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和精神文明建設等事關社會和諧穩定的重要社會性任務,社區治理也以提升社區民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為核心宗旨,擔負著應對社會風險、化解社會矛盾、解決社會問題的重要職責。所以,經過一個較長的演繹過程,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的融合在制度層面匯聚到一起并被認可及采納,這便是社區“教育+治理”耦合的現實邏輯之三。于制度變遷視角,如果沒有一個適應社區教育發展需要的社區治理模式,社區教育的社會功能目標自然無法實現,反之,如果沒有適應社區治理需要的社區教育運行體系和發展模式,有效的社區治理也無法實現。換句話說,對于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而言,鑒于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這兩套工作機制存在相通互動之處,他們的融合對于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治理機制而言,更具有重要的實踐探索意義和強大的支撐作用。

      (二)社區“教育+治理”的耦合機制

      本文構建了如圖1所示的社區“教育+治理”耦合機制邏輯框架圖,其中,社區“教育+治理”,并非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業務和功能的簡單疊加,核心在于對“+”的理解。這里的“+”指的是兩個原本不同屬性和職責的社會事務之間耦合及融合的理念、方式和過程,在合理有效的機制設計下實現彼此間的互補協同進而持續釋放社會價值,更可以被認為是一種制度變遷模式和一個帕累托改進過程。之所以能夠實現“+”,核心就在于新時代“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理念以及相應的模式創新、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

      首先,從理念上看,“共建共治共享”是社區“教育+治理”耦合的頂層思想指南。2015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構建全民共建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的新思想,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要求“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肮步ü仓喂蚕怼敝卫砝砟罹哂胸S富的邏輯內涵,順應了客觀的社會發展規律,彰顯了新時代社會治理改革價值取向,已成為我國社會治理格局的總體規劃[15]?!肮步ü仓喂蚕怼敝卫砝砟罹哂星逦倪壿嬤M路,包含了共同建設、共同治理、共同協商、共享利益、共生發展等思想,蘊含著以人民為中心、以均衡為導向、以提供公共服務為重點的社會治理模式,旨在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理論變革社會公共治理,充分體現了公共性的價值向度,也為社區治理與社區教育的協同發展及模式創新提出了新思路新要求,既是二者聯結的邏輯起點也是邏輯終點,為打造“教育+治理”的社區“共同體”提供了新的理論體系和行動策略?;凇肮步ü仓喂蚕怼敝卫砝砟?,圍繞社區教育、社區治理的不同參與要素,通過結構性力量充分整合政府、市場、社會等主體資源,形成最大合力,打造治理和服務公共平臺,構建起一個新時代“教育+治理”生態圈,通過教育功能和治理功能的彼此促進以最大化多元化利益訴求、最大化社區教育成效、最大化社區治理效果,于社區層面破解基層社會矛盾,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實現社會均衡發展。

      其次,從實踐上看,模式、技術和制度創新是社區“教育+治理”耦合的現實推動要素。面向新時代,社區教育與社區治理都要不斷變革自身的思維方式、結構方式、組織方式和活動方式,以增強對經濟基礎變革的適應性,實現經濟發展、科技進步、制度變遷與社會治理的良性互動。模式創新不僅表現在理念認知上,更是組織運營和價值釋放的方式,無論是社區教育還是社區治理都要扎根于社會,順應新時代要求,從社會發展變化中確立自己的地位和任務,構建新型耦合實踐模式,促進社區走向善治善教。技術創新是當前新一輪信息技術引領的智能社會背景下任何創新組織發展的有力支撐,在實踐中要讓“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充分應用到社區“教育+治理”的實踐中,為信息綜合、聯通、集成提供可能,打造智慧社區,推動整體性治理。制度創新是社區“教育+治理”耦合創新的關鍵環節,無論是正式制度還是非正式制度,都要有效規范社區共同體的行為,并在實踐中釋放制度的多樣性及多層次性,打破不同組織體系間的剛性壁壘[16],重塑柔性的組織邊界,有效激發社會活力。在實踐中,要進一步在全納終身、開放融合、互聯互通的理念下,更廣泛地將正規教育和非正規教育整合在社區教育體系內,提供更加優質的社區教育服務。要進一步在統一領導、多元合作、協同互動的理念下,更有效地將政府治理和非政府治理因素統整在社區治理體系中,實現更加精準高效的社區治理。

      三、社區“教育+治理”的發展路徑

      社區“教育+治理”耦合機制是對兩個不同業務線的統整,涉及諸多要素的有效聯結和彼此協同,需要遵循上述分析中的邏輯和范式,按照“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理念,圍繞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的耦合互嵌,有效推進基于模式創新、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的系統性整合。

      (一)加強集中統一領導,優化政策制度建設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這充分說明中國共產黨是領導國家事業發展的核心力量,也是我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特征。推動社區“教育+治理”耦合創新,必須首先抓牢統御之道,加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否則社區中各類行為主體的觀點、訴求、行為、方式、模式、技術等都會從本位理性出發而滋生無序沖撞,那必然引發局部“含混”,而不能有效耦合。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都是艱巨、復雜的系統工程,只有加強組織領導,健全管理和服務網絡,把黨的領導優勢轉化為社會治理優勢,才能確保社區教育、社區治理及其耦合工作的全面推進和扎實有序開展,提升對公共利益的響應度和社區治理有效性。同時,鑒于當前我國社會轉型伴生的風險因素更加復雜,教育發展和社會治理綜合改革的難度越來越大,要以新發展理念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整體性制度建設步伐,改革社區管理制度,推動社區教育可持續規范化發展,全方位利于推動社區“教育+治理”耦合的制度體系創新與建設,建立吸納社會多元主體共同參與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的各項制度,構建共建共享共治的運行機制,把更多資源、管理、服務放到社區,加強社區“教育+治理”公共產品和服務的開發設計,實現均衡的治理結構和有效的教育供給,從而保障制度創新的持續性與延展性。

      (二)拓展社區教育功能,促進社會治理對接

      社區“教育+治理”不僅是兩種不同屬性業務的融合,更在于一種新型的基層組織與基層民眾之間有效互動平臺的構建,是按照一定結構和模式結成的動態有機統一體。首先,要推動社區教育面向新時代的頂層設計,摒棄社區教育僅僅是非正規教育的認知,充分整合各類教育資源,強化橫向聯合、縱向溝通,面向終身職業發展和終身學習需要,構建更大的教育格局,搭建起全民學習、終身學習的平臺,將各級各類學校的學歷教育與培養培訓等正規教育納入其中,使其擁有多種功能及項目,以提供支持社區居民生涯發展的“補償教育”[17],如可以整合廣播電視大學、開放大學等遠程教育學歷項目,協同多方力量舉辦各類職業技能教育培養培訓,基于社區發展需要開展學生勞動和職業啟蒙教育,為社區民眾提供靈活的繼續教育等,從而豐富社區教育供給,拓展社區教育價值,讓社區教育產生更大吸引力。其次,要有效推動教育與治理的對接,以社區教育為切入點和溝通橋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社區服務和管理等社會性職能上,從而反映教育與治理、教育與個體、個體與治理之間的多維互動關系,創新社區教育服務社區治理的路徑和模式,把社區治理過程變成一個向社區民眾開門問政問計的過程,既讓社區治理體系更具包容性,也為社區治理找到提高內在“免疫力”的教育治本良方。

      (三)搭建國家資歷框架,引領終身職業發展

      若要實現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的真正耦合,便應從源頭上讓社區居民成為社區教育學習者、社區治理的積極參與者,就要找到一個有效的抓手,最好的方式是賦予社區民眾一個學習空間身份,采取一些可度量的指標,在社區教育學習者和治理參與者之間建立對應關系。首先,要將社區教育的價值定位之一聚焦在參與或服務社會治理上[18],要加強終身教育立法,促進教育、民政、人社等部門的協同聯動,打破過去單一的社區教育教學管理模式,讓社區“教育+治理”成為一種社區教育自我治理下的價值探索,為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奠定堅實基礎。其次,要面向學習型社會和終身學習體系構建,建立一個規范的標準化通用性國家資歷框架,設定對應的知識、技能和能力所應達到的標準,實現對包括學歷、學位、職業技能等級證書、資格證書等在內的不同類型、不同層次、不同地點的學習成果認證,動態反映社區民眾個人職業生涯發展所需要的職業技能水平、素質及綜合能力,為學習者構建靈活、彈性、便捷的終身學習階梯。第三,要建立國家學分銀行系統,為社區學習者建立唯一的學習賬號和身份認證系統,形成終身學習電子檔案,開展學習成果的認證、存儲、兌換,為社區學習者提供一站式智能化、個性化的學分銀行管理服務,促進社區民眾的全面發展,強化社區教育的治理和服務性功能。

      (四)強化信息技術應用,建立智慧支撐體系

      當前,由“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技術推動的智慧社會階段,對各行各業都產生了革命性影響,也為在動態條件下創造性地處理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發展中出現的問題提供了便利。首先,要不斷加強社區信息化基礎條件建設,加大力度引進和使用智能化管理系統,構建并優化信息技術應用環境,建設基于云計算技術支撐的動態識別、科學儲存、安全運行的社區教育綜合信息平臺,還應通過多種形式的社區教育活動提高社區服務和管理人員及社區民眾的信息化素養,為社區教育和治理提供精細化、多樣化服務。其次,要推進大數據智能化信息技術與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的深度融合,適度應用遠程教學新前沿技術,對社區民眾有效開展個體畫像、群體細分和服務定位,實現人性化動態匹配服務需求,實現社區“教育+治理”數字化、智能化,促進各類資源的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促使基層社會治理水平轉向更高階的社會化、法治化、智能化、專業化。第三,要通過“大智移云”來整合社區內外各種信息資源,打破原來社區教育、社區治理之間碎片化孤島式分隔的工作格局和數據壁壘,打造通過虛擬技術連接的社區共同體,優化社區教育、社區治理參與主體互動協商的流程和機制,吸引各類主體更加主動地參與社區“教育+治理”,形成智慧型網狀社區治理系統。

      (五)優化多元協同合作,創新組織運作模式

      無論社區教育還是社區治理都不是政府單方面可以實現的,必須在政府引領下從單中心治理模式轉向多主體協同治理模式。所以說,整合是社區“教育+治理”的核心要義之一,即是把社會眾多分散的訴求整合到社區教育服務和社區治理的框架內。首先,發展社區教育要擺脫對政府的過度依賴,要通過制度安排和機制設計吸引院校、行業企業、社會團體等多元主體通過合作行動積極參與社區教育,既有效解決社區教育資源短缺的難題,又實現社區教育社會利益最大化,共同推動社區教育可持續發展。其次,發展社區教育要創新組織運作模式,要破除傳統的慣性思維,避免簡單粗暴的基層組織設置和規?;瘮U張,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教育現代化、城鄉一體化、鄉村振興等頂層戰略指導下,服務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探索多樣化、個性化、特色化的建設模式,構建社區“教育+治理”新型網絡體系。第三,推動社區“教育+治理”面向國家戰略布局和長遠規劃,以深度參與社會治理為價值導向,有效聚焦具體的社會問題,在開放合作、多元共生基礎上走跨界融合、互聯互通的發展模式,將社區創新創業、社區養老醫療、社區金融服務等與社區教育、社區治理有效聯結,拓展教育及社區發展的新空間,構建更有深度的新型業務格局,多維度提升社區治理水平。

      四、結語

      進入社會主義新時代,隨著信息技術進步和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我國經濟社會正在發生深刻變化,面對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推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歷史性戰略要求,我國必須著力優化社區教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并推動社會治理重心下移,與此同時,我國社區層面的實踐探索和現實狀態為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的耦合提供了廣闊空間?;谶@個邏輯,本文提出了社區“教育+治理”模式,這是新時代治理理念、組織形式、運作方式、價值定位等方面的集成與升級,有效克服了單獨某一個方面都難以擔負起當前國家發展所賦予的歷史性任務的困境,為社區教育和社區治理提供了新的發展路徑。當然,正如保羅·皮爾森(Paul Pearson)所言“很多重要的社會過程都需要花較長的時間——有時需要花特別長的時間——才能充分的展開”[19],社區“教育+治理”自然是這樣一個重要的歷史性過程,除了需要完善制度設計和政策支持,更需要結合當前技術演進、社會變遷的實際對其結構和過程都認真展開理論研究和創新性實踐探索,為我國基層社會善治善教奠定堅實基礎。

      參 考 文 獻

      [1]曹志剛.我國城市社區治理模式創新中的治理資源探析[J].中國行程管理,2019(3):55-62.

      [2]劉緯度,劉朝暉,喬興媚.試論社區教育與社會治理創新[J].成人教育,2017(8):51-55.

      [3]張培.社會治理創新視閾下社區教育發展研究[J].成人教育,2016(9):14-18.

      [4]虞曉駿.公共性:社會教育融入社會治理的價值向度[J].職教論壇,2018(11):91-96.

      [5]董平.社區教育的社會治理功能及其實現的工作模式研究[J].成人教育,2016(11):76-78.

      [6]錢荷娣,馮國紅.社區教育融入社區治理的機制探索與路向思考——以寧波市江北區文教街道為例[J].職教論壇,2018(11):103-110.

      [7]黃琳,冷向明,郭淑云.社區教育融入社區治理:行動邏輯與制度程序——基于武昌區社區教育學院的實踐探索[J].職教論壇,2018(4):88-94.

      [8]左璐.生態學視域下社區教育融入社區治理的實踐邏輯——基于Y市的調查分析[J].職教通訊,2019(5):54-59.

      [9]邵曉楓.社區教育促進社區治理的機理及功能體現[J].終身教育研究,2019(2):34-40,52.

      [10]侯懷銀.“社區教育”解析[J].山西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7(1):133-139.

      [11]王木森.社區治理:理論淵源、發展特征與創新走向[J].理論月刊,2017(9):151-157.

      [12]楊浩,南銳.社會治理支出與經濟增長:抑制還是促進?[J].經濟與管理研究,2015(1):106-113.

      [13]江必新,王紅霞.論現代社會治理格局——共建共治共享的意蘊、基礎與關鍵[J].法學雜志,2019(2):52-60,140.

      [14]張鳳君.我國社區教育發展范式變遷及其思考[J].職業技術教育,2018(28):64-68.

      [15]江國華,劉文君.習近平“共建共治共享”治理理念的理論釋讀[J].求索,2018(1):32-38.

      [16]蘭旭凌.風險社會中的社區智慧治理:動因分析、價值場景和系統變革[J].中國行政管理,2019(1):140-145.

      [17]國卉男,趙華,李珺.比較視野下社區教育的均衡化發展[J].中國遠程教育,2019,(3):50-57.

      [18]魯文.走向社會治理: 社區教育實踐的歷史演繹與當代圖景[J].成人教育,2019(1):49-53.

      [19]保羅·皮爾森.時間中的政治:歷史 制度與社會分析[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4:79.

      On the Realistic Logic, Integration Mechanism and Development Path of“Education+Governance”of Community

      Nan Xuguang, Liu Humin

      Abstract? For community governance, community education is not only an important basic project, but also highly isomorphic in terms of development logic. The effective coupling of them has great significance. Under the overall strategic requirement of promoting the modernization of the national governance system and governance capability, along the logic of“economy-society-education”, the realistic logic of“education+governance”in the community is analyzed in terms of the homology of development motive force, the agreement of values and concepts, and the same direction of institutional changes. The coupling development mechanism is constructed and explaine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co-construction, co-governance and sharing”governance concept and mode-technology-system innovation. Then the paper puts forward some corresponding suggestions: to strengthen the construction of polici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o implement centralized and unified leadership; to expand the function of community education and promote the docking of social governance; to set up a national qualification framework to lead lifelong career development; to strengthen the application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establish a smart support system; to optimize multiple cooperation and innovate organizational operation mode. The aim of this paper is to provide theoretical mirror and work guidance for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and mode innovation of community governance and community education in China.

      Key words? community education; social governance; realistic logic; integration mechanism; development path

      Author? Nan Xuguang, professor of Party and Administration Office of Chongqing Radio and TV University (Chongqing 400052); Liu Humin, lecturer of Party and Administration Office of Chongqing Radio and TV University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