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新時代高職德育的價值維度和發展方向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蔡澤寰 詹杏芳

      摘 要 高職德育的價值取向存在局限性、模糊性。德育概念的范疇變遷表明,其具有鮮明的時代特點,受不同時期上層建筑的主導意識、價值需求與社會導向等影響。高職德育面臨價值定位被弱化、概念內涵被窄化、實施途徑乏力等問題。新時代高職德育的價值維度是回歸人本價值、重視個體生命價值、彰顯職業教育特色性、樹立可持續發展人才質量觀,在根本遵循是立德樹人、德育為先,在理念思路上圍繞涵養人文氣質、培育科學精神、拓寬職業素質來重塑開放的“大德育觀”,在方法路徑上著力構建“三全育人”工作格局。

      關鍵詞 德育;以人為本;高職院校;大德育觀;三全育人

      中圖分類號 G711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23-06

      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黨的教育方針始終強調受教育者德智體美全面發展,并愈發突出強調立德樹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發展素質教育,推進教育公平,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提出“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的重要論斷,明確教育的最根本目標是“凝聚人心、完善人格、開發人力、培育人才、造福人民”,指明了教育的方向是“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

      教育的第一要務是“育德”,從“四育”到“五育”,“德”始終排在第一位。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德育是國家和社會整體利益的需要,也是個體生命質量提升的需要。職業教育是國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種教育類型,亦對受教育者未來的人生發展產生重要影響,德育是高職院校教育教學的重要一環,是學生管理工作中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然而現實中,高職學生的整體思想素質與社會要求存在一定差距,一定程度上折射出高職德育的價值取向存在局限性、模糊性。因此,迎來“黃金發展期”的高職教育要警惕過于浮躁與功利化傾向,避免過度強調技能訓練而忽視學生綜合素質培養,謹防陷入割裂技術技能與人文精神、無限放大工具屬性、淡化教育本真功能的誤區。高職院校要始終堅守教育為民、立德樹人這個初心使命,從思想理念上重塑德育的價值意義,從內容方法上提升德育的作為空間。

      一、德育概念的變遷

      我國古代雖早已孕育豐富的德育思想和事實,如《大學》提出:“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但無明確的德育概念,更未使用“德育”這個名稱?!暗掠币辉~是近代以來出現的新概念和新名詞,源自西方。18世紀70、80年代,德國哲學家康德首提“道德教育”,指遵從道德法則培養自由人的教育。19世紀中葉,英國學者斯賓塞在《教育論》中把教育明確劃分為“智育”(intellectual education)、“德育”(moral education)、“體育”(physical education),“德育”逐漸成為教育界一個基本概念和常用術語。20世紀初“德育”一詞傳入我國。1904年,王國維以“德育”“知育”“美育”三詞介紹叔本華之教育學說,兩年后在論述教育的宗旨時再次援用“德育”,與“知(智)育”“美育”合為“心育”[1]。1912年,蔡元培撰文《對于新教育之意見》,主張“軍國民教育”“實利主義教育”“公民道德教育”“世界觀教育”“美感教育”五育并舉。同年,該思想被融入國民政府頒布的教育宗旨,標志著“德育”一詞成為我國教育界的通用術語。從這段歷史變遷中發現,我國近代使用的“德育”概念尚是狹義的范疇,核心指向道德教育、品德教育,主要服務于學生人格的全面發展,這與英語詞源“德育(moral education)”的內涵大體一致。

      而我國現代的“德育”內涵更加寬泛,1995年,官方語境中的“德育”不僅包括道德教育,還涵蓋了思想和政治教育,1998年,增加了心理衛生和心理健康教育;2004年,又增加了法律教育。正如詹萬生在《整體建構德育體系總論》中說:“學校德育包括道德教育、法紀教育、思想教育、政治教育以及心理健康教育?!盵2]可見,無論是從制度還是從理論研究角度,德育都有了相對大的概念,包含思想和政治教育。近十多年來,德育的泛政治化傾向從官方語境的教育方針自上而下地延伸到了高校實踐,越來越多地出現德育與“思想政治教育”相互替代、范疇趨同(廣義)的使用情況。例如,2005年全國加強和改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會議指出:“全國高校都要始終不渝地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學校教育、育人為本,德智體美、德育為先,充分發揮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主陣地、主課堂、主渠道的作用,全方位推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多方面促進大學生全面發展?!盵3]2017年,教育部印發《高校思想政治工作質量提升工程實施綱要》,突出強調了思想政治工作、基本任務和原則的德育導向。

      在西方教育的話語體系中,德育則是與國民教育、公民教育相提并論,都作為“全人教育”的基本要素,旨在通過學校課程和提供多樣化的學習經歷來培養學生的積極價值觀和態度。例如美國學校的德育內容主要體現在公民教育、道德教育、健康的人格教育。

      總之,德育有著鮮明的時代特點,不同時期上層建筑的主導意識、價值需求與導向,人們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變遷等都直接影響德育的內核,德育對象的特點和客觀環境的變化也不斷促進德育形式、手段的變革。對德育概念及其內涵的正確理解是高職德育的出發點和立足點,運用聯系和發展的觀點正確認識作為高職教育重要組成部分的德育,既是歷史的傳承,又是時代的產物,既具有高等教育的普適性,又具有職業教育的特殊性,要在實踐中堅持德育的科學性和實效性。

      二、高職德育的問題與偏差

      (一)德育的價值定位被弱化

      從定位上講,高職德育工作的重要性普遍被忽視,被定位為軟指標,是人才培養的一個側面。職教領域中唯功利主義、技術至上、工具理性的思想盛行,重技術輕人文、重政治輕道德、重技能培養輕人格塑造等問題突出。一方面,表象上強調教育的社會屬性,卻忽略對學生首先作為“一個具有良好人格的人”的培養,放棄了職業教育作為一種類型教育應該具有的基本的育人主張,人為地把德育從職業教育中抽離出來,使德育成為邊緣的、可有可無的點綴;另一方面,似乎重視教育的自然屬性,卻在“以服務為宗旨,以就業為導向”理念指導下對技術技能片面強調,以及在“必須、夠用”標準下對職業素養、人文素質養成、特別是對具有再生作用的理論知識教育的實際淡化。

      (二)德育的概念內涵被窄化

      從觀念上講,“德育”的概念內涵常被混淆、窄化,表現在不談或少談德育、只談思想政治教育。據考察,“思想政治教育”這一概念是在無產階級革命及社會主義建設中出現,指的是對群眾的思想發動和政治教育工作[4],隨著十一屆三中全會重新明確社會主要矛盾和黨的重點工作,“思想政治工作”才成為統一提法沿襲至今,并伴隨出現“思想政治教育”術語。直到1983年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開設,這一術語更是成為社會公知的、約定俗成的概念。從這段淵源中可以看出,思想政治教育主要是為社會政治生活服務,核心是政治思想、政治理論的宣傳教育,是黨和國家政治工作的一部分。厘清德育的基本內涵,不僅是值得探索的理論與學術問題,更是關系到有效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重要實踐問題。

      (三)德育的實施途徑乏力

      長期以來,高職院校在技能與德育之間存在“兩張皮”現象,一味側重技能的結果而忽視了對學生德行或職業精神的培養,誤使人們認為工學結合模式下德行與技能存在著教育的悖論。從方法途徑上講,高職德育的實施單一化依賴思想政治課,停留在理論說教、照本宣科等僵化簡單的傳統階段,雖然注重了教育對象的標準性、統一性,卻忽略了個體的主體性和差異性。而不少德育活動缺乏系統性和時代感,落入程式化窠臼,沒有將高職德育與校園文化建設有機結合起來,校園中德育氛圍不濃,難以使教育對象通過文化的熏陶浸潤形成道德自覺,也使高職德育缺乏人文內涵。

      三、新時代高職德育的價值維度

      高職德育的價值維度,本質上是關于立德樹人的價值選擇,體現在培養什么樣的人以及如何培養人的問題。理論界認為廣義上的德育是依據受教育者的需求、一定階級或社會要求,采用一定的教育方法,對于受教者施予多方面的影響,主要包含思想、政治、道德、法律和心理健康等教育,本質上即是塑造人、一切有助于良好德性或品德的養成活動,給受教育者能夠發展自己的能力,使其完善人格、建構自我。高職德育目標應著眼于培養健康的“自然人”、合格的“社會人”、稱職的“職業人”、可塑造的“未來人”四個層面,實現對接相應的人格素質、社會素質、職業素質和可持續發展能力的要求。

      (一)回歸教育的人本價值

      職業教育在滿足“專門”需求的同時,最終應促進和解決人的全面發展,人本價值的回歸應是現代職業教育的發展趨勢?!耙驗楝F代性的問題最終是人的存在問題,是個體的安身立命問題?!备呗毥逃仨毤せ畹掠盍?,從關注職業、就業轉向關注學生本身,將人的全面發展和個性化成長作為教育的最高目的,克服功利化傾向,以人為本,回歸生活,著眼于國民基礎素質和文明素養的培植,良好行為習慣養成及道德品質教育,通過教育來引導人、感化人、激勵人,通過合適的教育來塑造人、改變人、發展人,通過教育手段將自然本性外化為“道德的人格”,使受教育者由健康的自然人成為合格的社會人、職業人、未來人,最大限度滿足人的全面發展需要。

      (二)重視個體生命價值

      葉瀾主張,教育的基礎性價值是生命價值,教育具有提升人的生命價值和創造人的精神生命的意義。高職德育同樣是基于人生實踐的生命價值教育,不僅包含知識訓練,還涉及社會和人生的秩序教化,喚醒學生認識自己會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為未來繼續學習和有質量、有價值的生存做好準備。90后、00后學生更重視個人的權利、個性的彰顯及自我價值的實現,教育工作者更要在思想上高度重視德育,遵循學生成長規律,重視學生的個體差異,啟迪學生對個體生命價值的思考,培育有“生命自覺”之人,走進學生“傳道”解“業”和“道”之惑,加強對學生的人文關懷和心理疏導,做學生的引路人,幫助學生更好地建立與自我、與社會、與自然之間的感情、態度和價值觀,促進學生人格養成、素質拓展。

      (三)彰顯職業教育特色性

      職業教育具有技能性、應用性、實踐性等基本屬性,傳播著教育者的思想情感、社會信念以及職業教育所特有的職業素養,其核心應當是工匠精神,缺失工匠精神的教育是不完全、不合格的職業教育。高職德育應兼具職業教育的特色屬性,同樣將以學生為中心的理念和高職人才培養規律相結合,牢牢抓住辦學的“技術性”特色,著力塑造工匠精神,堅持養成教育與發展教育相結合,關鍵技能與專業知識相結合,積極探索創新創業教育和文化育人新途徑,將品德教育放在中心,抓好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在教學過程中注重德育的知情意行的統一,在實踐性教學環節中落實德育的實踐與內化,把德育內容與實際工作崗位要求聯系起來,加強職業道德的認知、踐行職業操守、內化職業素養,實現對作為人的一種自我的喚醒,在“成人”的道路上自覺進行革新,追求知識、品格的完滿統一。

      (四)樹立可持續發展人才質量觀

      隨著時代的變遷、技術的發展和經濟結構的變化,高新技術將逐步替代大量傳統技術技能,就業崗位間的人員流動越來越頻繁,崗位技術含量越來越高、更新周期越來越短。教育界在反思高職教育有效性的過程中發現,崗位能力的變化、轉崗和職業遷移的內涵提升,使原來針對性很強的技術技能教育理念、模式、方法難以為繼,社會對學習內容與方式、繼續學習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更加關注人的素質、職業遷移能力、職業鏈技術領域即插即用的能力、可持續發展能力等。也就是說,人的素質和可持續發展能力成為參與社會競爭的核心和基礎。因此,高職院校的人才培養目標,不應僅局限于滿足行業企業的現實直接需求,更應服務于學生的可持續發展,為學生終身發展奠基;不僅要注重現實的技術技能或針對性很強的崗位任職特征,更應把目標定位為崗位群或職業鏈技術領域的任職要求,兼顧個體職業生涯的發展,以此確立教育內容、教育方法、教育過程、教育目標、教育評價體系的價值基準。在德育中應加強培養人的可持續發展意識、人才質量意識,樹立符合新時代的價值觀和對接未來的可持續發展人才質量觀,應當有利于學生的知識技能、感覺認知能力、自主學習能力、思維想象能力、探究創新能力和身心健康程度、有益的道德價值觀念等多方面的發展,最終養成學生的可持續發展能力。

      四、新時代高職德育的發展方向

      (一)根本遵循:立德樹人,德育為先

      黨的十七大首先提出了“德育為先”的理念,黨的十八大又提出“立德樹人”的思想。至此,立德樹人成為教育方針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學校教育的根本任務,體現了人才培養的根本規律。在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把立德樹人的成效作為檢驗學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標準,真正做到以文化人、以德育人,不斷提高學生思想水平、政治覺悟、道德品質、文化素養,做到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要把立德樹人內化到大學建設和管理各領域、各方面、各環節,做到以樹人為核心,以立德為根本?!绷暯娇倳涥P于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重要論述是高職德育的根本遵循,立德樹人的“德”即是“大德、公德、私德”之總稱,是廣義的德育。隨著國際環境日趨復雜、經濟形勢動蕩、科技發展迅速,未來社會將充滿著不確定性,青年大學生正處在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關鍵時刻,教育在傳遞知識、培養能力之外,必須要讓他們具備扎根于自己文化身份的品格與價值觀,這是迎接未來挑戰所需的關鍵準備,德育為先也就具有必要性和緊迫性。新時代的德育方向是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鑄魂育人,堅持政治引領與價值引領相結合,將堅定理想信念教育作為重中之重,將培育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融入全過程,在厚植愛國主義情懷、加強品德修養、增長知識見識、培養奮斗精神、增強綜合素質等方面狠下功夫,培養學生成為健全人格、全面發展、有根有魂的自然人、社會人。

      (二)理念思路:重塑開放的“大德育”觀

      1.涵養人文氣質

      高校是人文精神形成和傳播的重要場所,是未來世界公民“精神成人”的搖籃。人文精神是大學精神的基本內涵,是一種以人道、人生、人性、人格為本位的價值取向,本質上強調人的情感、人的體驗,核心是健全人格、求善求美。作為類型教育,高職院校自然應具備大學之精神。然而現實中,高職院校對個體的道德品行、職業心理、職業規范、工作規則等的培養尚處于較低水平,人文精神在職業教育中亟待加強。以職業為導向的職業教育,其教育目的并非局限于獲得具體工種所要求的智力技能和體力技能上,其終極目標是促進個人的全面可持續發展,矯正我國目前過度強調職業教育工具價值的現狀,注入人文精神的熏陶,注重以文化人、以文育人,是提高高職德育水平的有效途徑?!皯匦聦徱曃幕ㄔO在育人中的作用,堅持文化立校,將文化育人納入高職院校治理體系”[5]。只有將人文教育與專業教育統一起來,將職業教育的人文價值和工具價值有機融合,將通識教育與通用教育相結合,職業教育才能突破有技術(技能)無文化的窘態,克服和避免功利主義帶來的系列問題。比如在專業課程中傳播相應的科學理念、人文精神與職業精神,消解專業技能與人文情懷的隔閡,通過專業應用實踐和人文素質拓展等豐富的課程和校園文化活動,喚醒學生發現問題的興趣,培養完成任務、解決問題的實際能力及反思能力,讓學生對未來的工作世界形成基本的觀點和看法,而正是這樣的時刻,蘊含了教育的契機[6]。

      2.培育科學精神

      在我國傳統文化中,儒家文化占據主導地位,其核心主張體現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樣的價值觀忽視對科學、知識的研討,摒棄對技術、技能的追求。但是縱觀世界科學技術的發展歷程,人們對科學精神的內涵都具有認同感,那就是求真求實,追求真理,理性的懷疑精神,民主、自由和開放性,多元化,求證和檢驗的精神。教育的目的應該是培養兼具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各方面全面發展的人才。在德育領域,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的交融, 便是社會之“才”與“德”的聚合, 既追求科學理性,又確立主體的精神建設?!拔┯锌茖W、社會、個人三者的整合, 才是未來德育理論最有前途、最有生命力的發展方向?!盵7]高職培養的是面向生產建設和管理服務一線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他們是否具有科學精神和技術創造能力,影響著未來各行各業的創新性,必須改變目前被學習、被灌輸、被動手的培養模式,通過教育教學的改革有序引導學生參與到科學研究、技術創新活動中,開展基于工作過程的行動教學、技術創新的行動體驗,以探究學習替代課堂講授,培養學生理性思維、批判質疑、勇于探究、開發創新的科學精神,營造崇尚科學真知、堅持求真求實、追尋知行合一的學習氛圍。

      3.拓寬職業素質

      新時代特征對高職畢業生的要求不僅僅是能力,更重要的是職業道德、責任感、榮譽感、信譽感、職業個性、人格以及創新創造、特長的要求,也就是強調素質本位。面對新時代,“夯實基礎、拓寬口徑、提升素質、培植能力”,是實現馬克思所提倡的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必要手段,是提升職業教育人才培養質量的關鍵因素。與“能力”不同,“素質”是一個更大的概念,具體包括基礎性素質、職業性素質、創新性素質,包括文化基礎知識、基本能力、基本道德、基本態度、基本職業傾向等,包括與職業鏈、崗位群密切相關的理論知識、方法知識和技術技能。就現況來看,高職院校特別強調技術技能的培養,對基礎性素質和創新性素質的關注不夠,雖然專門開設基礎課,但基礎課不等同于基礎性素質教育,且目前大多高職的基礎課僅局限于工具課,文化課少之又少,對開設的工具課又大多以應用為邏輯主線,以對接應用為目標,而忽視內化和舉一反三,其實,很多基礎性素質是需要通過文化和活動等方式體會和習得的,尤其需要通過工學結合的方式,將“從學校到工作”拓展到“從學校到生涯”,培養學生應對未來不確定因素的能力,對技術內涵提升與崗位遷移的應變力,包括職業的和非職業的,教育的原則和出發點就是承認未來的不確定性。高職院校應注重營造職業精神培養的校園環境,引進企業精神的教育和示范,依托校企合作辦學平臺,轉變教育觀念,注重職業道德的培養,讓學生通過社會人角色的扮演,進一步深化對崗位職責的認知,促進對職業的認同,通過理論滲透與實踐鍛煉交織的形式,讓學生將職業道德不斷內化,達到遵守、認同再到敬畏的遞進效果。與此同時,應善于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傳達基于歷史經驗證明值得恪守的價值原則,把工匠精神納入到學校培養目標體系之中,培育學生的創新、執著、專注的職業精神,培養符合現代社會與企業需要的真正勞動者。

      (三)方法路徑:構建“三全育人”體系

      高職德育的方法路徑在于構建“全員、全過程、全方位”的“三全育人”整體工作格局,進一步強化德育的人本理念,突出學生在德育中的主體地位,既關注學生的個體生命質量,又將學生的全面發展與國家、社會的需要相結合,彌合職業教育的工具性與功利性,以長遠眼光強調職業教育的內生發展、可持續發展。

      “三全育人”是 中共中央、國務院2017年《關于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見》提出的要求。其中,全員是德育的主體要素,強調學校整合各要素育人力量,全體教職員工落實教書與育人的統一,甚至推動學校、家庭、企業與社會合作共育機制;全過程是德育的時間要素,強調育人要貫穿學生從入學到畢業、學習成長的全部過程,堅持知行合一、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全方位是德育的空間要素,以“十大育人”體系為基礎,強調育人體現在辦學治校各領域、教育教學各環節、人才培養各方面?!叭恕迸c人才培養、教育教學是同向同行、協同推進的,實現知識教育與人格塑造、能力培養有機結合。在這種格局下,德育力量的參與面廣,充分調動育人力量,在培養學生道德、人文、法紀、思想、政治教育以及心理健康教育、職業指導等方面各有側重、各有作為;德育資源的滲透性強,考量德育與環境的聯系性、交叉性,顛覆過去德育表象化、單一化的做法,改變德育的“應景性”“ 碎片化”“孤芳自賞”或“兩張皮”現象,注重德育向教學、科研、管理等的滲透,向健康向上的校園文化、貼近學生實際的社會實踐活動滲透[8]。德育功能的張力大,在“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模式下,有利于促進學生職業關鍵能力和職業流動能力的培養,為應對崗位群技術領域職業要求的提升或職業流動的挑戰做準備,為培養素質過硬、有發展潛力的職業人、未來人提供全面支持。

      五、結語

      從人類教育的起源來講,教育最早的任務是人的社會化,即學習社會的倫理秩序,正如康德提出的:教育就是讓人成為人。這也是德育所需解決的問題,德育功能是從根本上解決人的全面發展問題以及與自然、社會和他人的矛盾,可見教育的本質追求與德育的功能具有高度趨同性、目標一致性。因為人類社會不僅要培養少數政治過硬的精英或意見領袖,更要培養出大量品行合格的好公民。因此,德育應居于高職教育的首要地位,起著核心作用,又貫穿至人才培養全過程。這就要求高職院校必須堅持落實“立德樹人,德育為先”,把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和適應社會需要作為衡量人才培養水平的根本標準。

      參 考 文 獻

      [1]亓鳳香.德育與思想政治教育概念辨正[J].泰山學院學報,2007(1):106-108.

      [2]詹萬生.整體建構德育體系總論[M].上海:教育科學出版社,2001:409.

      [3]全國加強和改進大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會議召開[EB/OL].(2005-01-19)[2019-08-13].http://www.moe.edu.cn.

      [4]宋國英.學校德育與思想政治教育的契合與差異[J].職教通訊,2003(11):51-53.

      [5]甘華銀,王麗華.基于人的全面發展思想的“雙核共振”高職育人理念[J].職業技術教育,2017(35):59-63.

      [6]陳瑩.論德國職業教育本質特征及其發展動力[M].上海:上海三聯書店,2015:209-212.

      [7]李余華,何善秀.論中西方德育理論和內容的異同[J].華東交通大學學報,2004(6):164-167.

      [8]蘇春景.中小學教學法改革實驗40年變革歷程基本走勢與發展方向[J].課程·教材·教法,2018(11):32-38.

      On the Value Orientation and Development Trends of Moral Education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in New Era

      Cai Zehuan,? Zhan Xingfang

      Abstract? There is a gap between the“real”and“should”in the training of higher vocational talents in real life cases, which reflects the swing of the value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he lack of moral education. The category change of the concept of moral education shows that it has distinct characteristics of the times and is influenced by the dominant consciousness, value demand and social orientation of the superstructure in different periods. There is a deviation in the status quo of moral education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its importance is marginalized in its positioning, its conceptual connotation is confused, and its implementation is at the traditional stage of simple methods. The value dimension of moral education work is to return to the humanistic value of higher education, attach importance to individual life value, highlight professional characteristics and establish a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talent quality concept. Under the new situation, the basic direction of moral education is fostering virtue through education and moral education is the first; adhere to the“four services”consciousness, reinventing the open“big moral education concept”around the cultivation of human temperament, cultivating scientific spirit, and cultivating broad professional qualifications; on the method path, focus on building a“three full education”system.

      Key words? moral education; humanism-based;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great moral education; three full education

      Author? Cai Zehuan, professor of Changjia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uhan 430212); Zhan Xingfang, lecturer of Changjia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