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高職德智體美勞五育的理念、內涵與實施策略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鄒吉權 劉斌

      摘 要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要全面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以立德樹人為根本,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審視過去十余年來我國高職教育的培養目標和培養定位,黨的教育方針并沒有得到全面貫徹落實,德智體美勞五育之間還存在嚴重的不平衡、不充分和割裂等問題。必須深入探究黨的教育方針的理論淵源,明晰德智體美勞五育的內涵與高職特點,厘清德智體美勞五育之間的關系,進而系統構建新時代高職人才培養體系,重點從通識課程體系構建、課堂體系構建、課程思政建設、工匠精神培育等方面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促進學生全面發展,大力提升人才培養質量。

      關鍵詞 高等職業教育;德智體美勞五育;立德樹人;通識課程;課程育人

      中圖分類號 G718.5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17-06

      一、引言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指出:“要努力構建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養體系?!苯逃恳呀泦印爸袊厣咚礁呗殞W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高水平高職院校建設必須要有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作為支撐,高水平人才培養體系構建必須緊緊圍繞“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這個教育目標,這是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實現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核心價值所在。

      高等職業教育以立德樹人為根本,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但審視過去十余年來我國高職教育培養目標和培養定位,黨的教育方針并沒得到全面貫徹落實。在德育方面,高職重點強調職業道德和職業素養,但沒有形成系統的德育體系,雖然部分高職院校開展了“課程思政”試點,但其深度和廣度還存在較大差距。在智育方面,高職院校尚未適應產業轉型升級和技術進步帶來的新產業、新業態變化,現行的人才培養模式和教育教學方式相對滯后,學生的創新能力和職業技能還不能很好滿足職場需求,產教融合亟待深化。在體育方面,還沒有把學生的身心和諧發展作為一個整體來把握,體育對其他四育的內在價值尚待挖掘,體育的形式過于單一。在美育方面,高職院校還基本處于空白狀態,既沒有高雅藝術的熏陶,也沒有生活化的審美教育,學生缺少欣賞美、體驗美、評價美和創造美的機會。在勞動教育方面,盡管高職學生有勞動技術教育的先天優勢,如綜合實訓、頂崗實習等,但還沒有意識到勞動技術教育的重要地位,沒有深入研究其對德智體美四育的重要影響,也沒有系統的勞育教學設計。

      總之,當前高職院校尚未形成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五育之間存在嚴重的不平衡、不充分和割裂等問題,迫切需要全面貫徹落實黨的教育方針,遵循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教育思想,按逆向設計原則,重新確立高職人才培養目標和畢業生核心能力,系統構建高職課程體系、教材體系、教學體系、評價體系和管理體系,從而形成更高水平的人才培養體系,以實現德智體美勞五育的內在統一和人的全面發展,提升人才培養質量。

      二、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教育理念

      新中國成立初期,黨的教育方針強調“教育必須與生產勞動和社會實踐相結合”“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體育幾方面都得到發展”。1999年,在全國第三次教育工作會議上,將“美育”正式納入全面發展教育中,之后黨的十六大至十九大報告均將德智體美四育并列,并強調教育與生產勞動和社會實踐相結合。2018年,在全國教育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為根本任務,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明確將勞動教育與其他四育并列,作為人的全面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一論斷是對黨的教育方針的重大理論創新??v觀黨的教育方針的歷史演變,在繼承中不斷發展創新,其理論基礎是馬克思關于人的全面發展學說,與其相關的教育理念包括全人教育思潮、人文主義教育觀、通識教育理念、素質教育理念等。

      在全人教育方面,20世紀70年代,美國教育家Miller Ron正式提出“全人教育”概念[1],之后他創建了《全人教育評論》,以期把全人教育運動引向一場教育改造運動。1990年,80位學者在芝加哥簽署《教育2000:全人教育的觀點》,提出全人教育的十大原則,標志著全人教育從一種教育思潮走向一場教育改造運動,迅速傳播到北美、歐洲、澳洲和亞洲的一些國家和地區。全人教育的核心思想在于教育培養目標的轉變,對傳統教育只重視知識傳授和技能習得的培養目標提出批評,倡導教育培養完整的人,使人在身體、知識、技能、道德、智力、精神、靈魂、創造性等方面都得到發展[2]。SirousMahmoudi等認為,全人教育包含廣泛的哲學取向和教學實踐,它重點關注教育的完整性,旨在促進學生個人不同方面(智力、身體、精神、情感、社會和審美)的平衡發展,并處理好個人和他人、個人和自然環境之間的關系,全人教育關注的是生活經驗,而不是狹義的“基本技能”[3]。

      20世紀70年代以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先后發布了三個對世界教育產生廣泛而深遠影響的報告,即1972年的《學會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1996年的《教育:財富蘊藏其中》和2015年的《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4],三個報告均強調人文主義教育觀,強調“教育應當促進每個人的全面發展,即身心、智力、敏感性、審美意識、個人責任感、精神價值等方面的發展”,強調形成完善的人格是教育宗旨的重要組成部分。

      通識教育概念最早由美國帕卡德(A .S .Packard)提出,認為通識教育課程包括古典學、文學和科學等方面的內容,這些內容是學生進行任何專業學習的準備。通識教育既是一種理念,也是一種培養模式,強調不僅培養學生的較強的專業特長和職業能力,還要有通融識見、博雅精神和優美情感。通識教育同樣關注人的全面發展,首先是培養人,其次才是培養職業人。

      素質教育繼承了馬克思主義關于人的全面發展思想,同時又具有鮮明的中國本土特色。20世紀80年代后期,針對當時的“應試教育”弊端提出素質教育理念,此后,其理論研究和實踐創新不斷深入,最終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從基礎教育擴展到職業教育、成人教育和高等教育。1999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實施素質教育的決定》明確指出,實施素質教育,就是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培養德智體美等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和接班人,必須把德育、智育、體育、美育等有機地統一在教育活動的各個環節中,學校教育不僅要抓好智育,更要重視德育,還要加強體育、美育、勞動技術教育和社會實踐,使諸方面教育相互滲透、協調發展,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和健康成長[5]。此后,黨的十六大至十九大報告中均強調推進素質教育。潘懋元認為,素質教育是全面發展教育的實施策略[6]。眭依凡認為,目前素質教育在大學存在推而不進的問題,其癥結在于對素質教育存在思想誤區,呼吁大學要以素質教育為價值引領構建人才培養體系[7]。

      三、德智體美勞五育的關系、內涵與高職特點

      在黨的教育方針中,德智體美勞是并列的,但他們的地位和作用是不同的,分屬于三個不同層次,見圖1。德育、智育、美育屬于心理層面的教育,教育的終極目標就是使受教育者形成真善美內在統一的完美人格;勞動技術教育屬于培養創造性實踐能力的層次[8],是德智美三育的重要手段;而體育屬于生理層面的教育,目標是促進受教育者身心和諧發展,是前四育的基礎保障。盡管德智體美勞五育各有自己特定的內容和要求,但是它們又是一個相互制約、相互聯系的整體[9],必須把德育、智育、體育、美育和勞動教育有機地統一在教育活動的各個環節中,在抓好智育的同時,更要重視德育,還要加強體育、美育、勞動技術教育和社會實踐,使諸育相互滲透、協調發展,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和健康成長[10]。

      德育、智育、美育對應人的心理認知結構中的意、知、情,在社會文化領域中對應道德、科學和藝術,其價值尺度為善、真、美。在德智美三育中,德育為首,是各育的靈魂和方向。德育的基本職能是教人向善,“善”的最基本含義是指人的行為活動及其結果的合社會的正當性和規范性[11]。我國的教育方針是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因此,其德育必須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使受教育者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堅定理想信念、厚植愛國情懷、強化個人品德修養。高職教育的本質屬性是職業性和技術性,因此,高職德育還要特別加強職業道德和技術倫理教育,彰顯職業文化和技術文化特色。

      智育是掌握知識、形成技能、發展智力、養成智慧的教育活動,是其他諸育的基礎,追求智慧是智育的終極目的。智育的內涵包括儲備結構化、系統化的陳述性知識,訓練并習得操作性、程序性的技能,培養分析問題、解決問題以及發明創造的能力[12],培養學生具有良好的心態,具有較高的品位和境界。高等職業教育培養面向產業轉型升級和企業技術創新所需要的發展型、復合型、創新型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強調技術、注重技能、關注創新是高職智育的應有之意,同時高職智育要關注學生智慧的養成,堅持面向未來職場的專業教育理念,關注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新技術帶來的產業與業態變化,以及由此帶來的人才培養規格和人才培養模式的變化,培養學生的職場適應能力和融入能力,學會溝通合作,具有較強的服務意識,樹立顧客至上的理念。

      我國高等學校體育素質教育的內容體系主要有生理、心理和社會三個層面素質教育[13],體育不但促進學生身心和諧發展,還具有思想素質教育功能。堅持身心和諧發展的體育觀,注重體育對德育、智育、美育的促進作用,同時將體育與職業(專業)特點相結合,針對不同專業(職業),開設不同的實用性體育教學模塊和訓練項目,使學生進入社會后,具備崗位所需的身體素質、心理素質和意志品質。同時要注重挖掘體育的社會功能和思政元素,通過體育活動,培養學生的團隊精神、競爭意識、規則意識、愛國情懷。

      美育亦稱審美教育,是一種情感教育,是現代素質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使學生掌握審美基礎知識、形成一定的審美能力、培養正確的審美觀點,美化其心靈、行為、語言、體態,提高道德與智慧水平的教育[14],其目的是教會學生以審美的態度對待自然、社會和自身,使人與自然、社會和諧相處。高職美育不但要使學生受到高雅藝術的熏陶,還要特別觀照生活層面的審美教育,堅持審美與致用統一的工藝觀,將藝術性與實用性相結合,即審美的生活化和生活的審美化,提升學生欣賞美、體驗美、評價美、創造美的能力和水平,實現以美育人、以美化人、以美培元。同時,高職美育還要實現審美教育和立美教育的統一,不但提升學生的審美水平,還要讓學生成為一個美的人。

      勞動是指人利用工具改造自然的創造性實踐活動,勞動教育的目的有二。一是使學生樹立正確的勞動觀,引導學生崇尚勞動、尊重勞動,懂得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的道理;使學生了解勞動制度設計,尊崇“按勞分配”的原則,追求社會公平正義,進入社會后通過辛勤勞動、誠實勞動創造美好生活。二是通過勞動促進德智體美的全面發展,實現知識技能的內化,提升技術應用能力,在勞動中將職業道德變成一種行動和習慣,在勞動中體驗美、欣賞美、創造美,實現以勞樹德、以勞增智、以勞強體、以勞育美的目的。高職人才培養模式是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教學做一體,具有實施勞動教育的天然優勢。

      四、高職全面落實德智體美勞五育的策略

      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必須以更高水平的人才培養體系作為支撐,這包括更新教育理念、重新審視人才培養目標、創新人才培養模式,重構學科(專業)體系、課程體系、教學體系、教材體系、管理體系、評價體系等,提升教師的育人能力和水平,還要注重文化引領等。本文從通識課程體系構建、課堂體系構建、課程育人(課程思政)、工匠精神涵育等方面闡述其實施策略。

      (一)系統構建通識教育課程體系

      通識教育從理念層面到行動層面,關鍵是秉持通識、博雅、全人教育理念,系統構建通識教育課程體系,以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才培養目標劃分通識課程模塊,根據學生興趣通過不同的課程模塊培養學生的道德品質、愛國主義精神、人文情懷、科學精神、藝術修養、國際視野、創新能力等各方面素質,同時要注重培養學生的邏輯思維能力、交流溝通能力、價值判斷能力和創新創業能力等方法能力。在教育部規定的必修課框架下,按以上原則構建5大模塊17個子模塊的通識課程體系,各高職院??筛鶕W校類型特點、專業設置情況、現有師資條件等開設不同課程,建議各校根據學生興趣愛好在每個大模塊中必選一門課程,每門課程2個學分,共10個學分。見表1。

      (二)系統構建課堂體系

      高職院校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促進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只靠第一課堂顯然是不夠的,必須系統構建課堂體系,即傳統的第一課堂、以社團活動為主的第二課堂、以泛在學習為特征的第三課堂和以校外行業企業實訓基地為平臺的第四課堂,四個課堂均以立德樹人為根本,既各有側重,又相互協同、相互補充,最終實現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

      第一課堂即傳統的課堂教學,教師、學生根據教學計劃和教學大綱,在指定的時間、地點(教室、實訓室),以班級為單位,進行教與學的活動。第一課堂是高職院校教學活動、最重要的陣地,是知識傳遞、技能培養、素養提升的主渠道。一方面,高職院校必須大力提升第一課堂的教學效率和效果,以學生為中心,精心進行教學設計,以任務為載體,以項目為導向,采用“教學做”一體的教學模式,大力推行自主學習、合作學習、探究學習,教師要轉變角色,成為學生學習和知識內化的促進者;另一方面,要將立德樹人融入第一課堂的所有課程,特別是專業課程,以實現知識技能傳授、思想價值引領和審美立美教育的統一。

      第二課堂是指以學生社團為主要載體開展的思政教育、創新創業、技能競賽、文體活動、公益服務、勞動教育等系列活動,具有開放性、實踐性、自主性、靈活性和多樣性等特點,是第一課堂的重要補充和延伸,是人才培養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實現學生全面發展的重要途徑。高職院校應徹底打破教學管理部門與學生管理部門之間的行政壁壘,將第二課堂納入專業人才培養方案,緊緊圍繞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才培養目標,將第一課堂與第二課堂相融合,進行一體化設計、實施課程化管理。將社團按功能進行科學分類,各類社團協同發展、各有側重,思政研究類社團重點培養學生思想道德水平,科技類社團重點培養學生的專業能力、職業能力和創新創業能力,體育類社團側重學生身心和諧發展,文化藝術類社團重點培養學生的審美能力,公益類社團側重勞動教育,最終實現人的全面發展。

      第三課堂是指以網絡信息技術為支撐的泛在學習。泛在學習是泛在計算環境下,任何人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刻獲取所需的任何信息的方式[15],其具有即時性、便捷性、交互性、永久性等特點。近年來,以網絡信息技術為支撐,以微課、慕課為載體的翻轉課堂在高職院校開始大力推廣,學生通過課前觀看微課視頻學習知識,在課堂上通過老師的指導和同學之間的協作將知識內化,從而實現了傳統的知識傳遞和知識內化次序顛倒,實現了教學流程再造。教師從知識傳授者、課堂管理者轉變為學生學習和知識內化的促進者,學生從知識的被動接受者轉變為知識的意義建構者,從而真正體現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理念。第三課堂是一種蘊含了豐富學習理念與教育意義的新型學習方式[16],同時也是其他類型課堂的重要延伸,高職院校應加強第三課堂的學習環境建設,大力推動泛在學習,為人才培養和學習型社會構建提供有力支持。

      第四課堂是指在企(事)業單位開展的授課、實習、實訓等教育教學活動。高職教育必須堅持面向未來職場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而第四課堂為學生提供了真實的職場環境,包括真實的生產設備、工藝流程、管理制度、職場文化,讓學生在真實的環境中接受職場的約束、熏陶和檢驗,以提升職業技能和綜合素質,為將來就業做好準備。第四課堂主要包括三種教學模式。一是基于現代學徒制的企業課堂,是學習者以學生和學徒雙重身份在學校和企業之間交替進行的一種學習方式,學生接受學校教師和產業導師的雙重指導,所對應的企業課堂具有明確的學習型崗位標準、結構化的課程體系和規范化的教學組織[17]。二是基于產業學院的企業課堂。產業學院是校企雙方或多方共同出資建設、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股份制辦學機構,其主要特征是企業主導人才培養方案制訂、課程體系開發和人才培養過程,地點通常設在企業或工業園。產業學院是打造校企命運共同體的重要途徑,實現了“專業建在企業、教室轉向車間、講臺搬到崗位、實習對接就業”的人才培養模式。三是基于頂崗實習的企業課堂。企業頂崗實習是落實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知行合一的一項重要舉措,是專業教學的重要形式,是培養學生良好的職業道德、強化學生職業技能、提高全面素質和綜合職業能力的重要環節。但頂崗實習效果并不理想,當務之急是落實《職業院校專業(類)頂崗實習標準》。頂崗實習標準是職業教育國家教學標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有關專業頂崗實習目標、時間安排、實習條件、內容與要求、考核評價、實習管理等提出了基本要求,是職業學校組織開展頂崗實習的主要依據。教育部已經公布兩批共136個職業學校專業(類)頂崗實習標準,尚沒有出臺國家標準的,高職院校要參照已出臺的標準制定校本標準,只要嚴格落實標準,頂崗實習效果一定大有改觀。

      (三)將立德樹人融入各類課程,實施課程育人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教育大會上明確指出,要把立德樹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識教育、社會實踐教育各環節,這句話深刻揭示了教育的本質和人的全面發展的內涵。在高職課程體系中,雖然不同的課程類別側重不同的教育功能,但德智體美勞五育是一個內在統一的整體,是不可分割的,必須將德智體美勞作為一個整體融入每一門課程中,做到五育之間的有機融合和無縫銜接,從而實現知識傳授、價值引領和審美立美的統一,即課程育人。

      理工類專業課要充分發揮專業(學科)科技史的教育功能,展示中國古代科技成就,特別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取得的經濟和科技成就,增強學生的民族自豪感和愛國主義精神,更加堅定“四個自信”,增強“四個意識”,做到“兩個維護”。要講好本專業(學科)領域古今中外科學家的故事,讓學生了解科學家的奮斗歷程和家國情懷,培養學生的科學精神和創新精神。在專業課程特別是實習實訓實踐課程中要注重學生職業道德的養成,通過教師的言傳身教加強學生職業態度、職業觀念、職業紀律、職業作風、職業倫理等方面的教育,培養其愛崗敬業、誠實守信的品格,讓遵守規則成為一種習慣。同時,還要將溝通能力、人文關懷、環保意識、安全意識融入到專業課程中。

      高職美育要堅持審美與致用統一的審美工藝觀,堅持審美日常生活化和日常生活審美化,特別強調將審美元素融入到專業課程中。在設計制造類課程中,要堅持工具理性和價值理性相統一的設計觀,讓設計彌合生活與藝術之間的鴻溝,使設計不再單調、刻板。產品在滿足使用功能的前提下,將美學元素融入設計,讓消費者體驗到材質之美、顏色之美、形狀之美、秩序之美,給其帶來審美體驗和身心愉悅。在建筑類課程中融入協調美、均衡美、韻律美、序列美;在數學類課程中融入協調美、對稱美、簡潔美、奇異美[18]。高職院校還要特別觀照審美和立美的統一,不但要提升學生的審美水平,更要注重立美,特別是在空乘、醫護、老年服務、學前教育、旅游餐飲等服務類專業課程中,從形象美、語言美、行為美和心靈美等四個維度讓學生變為一個美的人。

      (四)弘揚工匠精神

      技藝的誕生,源于人們對生活的需求,匠師通過對自然的尊重及理解,擷取自然界的各種材料,以雙手與巧心制造出各式工藝作品,緊密結合了工具、材料、工法與工序,并在代代相傳中不斷積淀先民的智慧與經驗,體現出實用、審美和人的自我實現與超越的多元價值,形成了以科學精神、審美情感和價值追求為代表的工匠精神,走向“技”“藝”“道”的完整和真善美的統一。工匠精神與高職教育及人的全面發展高度契合,高職院校應將工匠精神培育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有關高職院校培養工匠精神的文獻很多,這里只談在通識課程體系中開設“工匠精神與文化”模塊。

      在通識課程體系中,開設“工匠精神與文化”課程模塊。通過“中國古代手工藝文獻”課程子模塊向學生介紹《考工典》《考工記》《營造法式》《天工開物》等中國古代手工藝經典范本,讓學生系統了解中國古代工匠文化體系,深入挖掘中華工匠的文化史意義和當代價值。開設“器物文明與工匠”課程子模塊,對中國古代各類型文物進行全方位、多角度解讀,使學生了解器物的制作工藝和文化內涵,并在此過程中獲得美的體悟,了解社會文明的演進歷程和人類智慧在物質文明創造中的結晶;同時介紹器物相關的著名工匠,講好工匠故事,讓學生了解中國古代工匠精益求精的精神、審美情趣和價值追求。開設“諸子經典與工匠精神”課程子模塊,讓學生遵守技術倫理,堅持“道技合一”“以道馭術”的價值取向。開設“國外工匠文化”課程子模塊,介紹國外特別是日本、德國的工匠文化。此外,通過“大國工匠進校園”活動,邀請工藝大師、能工巧匠進校園講座,弘揚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工匠精神。

      參 考 文 獻

      [1]Miller R. What are Schools for? Holistic Education in American Culture[J]. Inside Tucson Business, 1992,28(101):51.

      [2]劉寶存.全人教育思潮的興起與教育目標的轉變[J].比較教育研究,2004(9):17-22.

      [3]Sirous M, Ebrahim J, Ali N H, et al. Holistic Education: An Approach for 21 Century[J].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tudies, 2012,5(3):178-186.

      [4]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17.

      [5]“素質教育的概念、內涵及相關理論”課題組.素質教育的概念、內涵及相關理論[J].教育研究,2006(2):3-10.

      [6]潘懋元.試論素質教育[J].教育評論,1997(5):6-8.

      [7]眭依凡,王賢嫻.再論素質教育[J].中國高教研究,2017(8):30-35.

      [8][10]桑新民.對“五育”地位作用及其相互關系的哲學思考[J].中國社會科學,1991(6):159-166.

      [9]樓昔勇.德智體美一盤棋——美育與其它各育之關系探討[J].汕頭大學學報,2004(6):23-27.

      [11]龐學光.培養真善美統一的完滿人格——教育的終極目標論綱[J].教育理論與實踐,1998(4):9-12.

      [12]杜作潤.智慧與智育漫話[J].復旦教育論壇,2007(5):16-21.

      [13]張子沙,龔正偉,周波. 對我國高校體育素質教育內容的研究[J].體育科學,2001(1):16-21.

      [14]顧明遠.教育大辭典(1)[Z].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0:159-160.

      [15]楊孝堂.泛在學習:理論、模式與資源[J].中國遠程教育,2011(6):69-73.

      [16]李盧一,鄭燕林.泛在學習的內涵與特征解構[J].現代遠距離教育,2009(4):17-21 .

      [17]章鴻雁,趙鵬飛,楊敏,等.現代學徒制企業課堂的定位、構建和評價研究[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2):24-29.

      [18]譚維奇.數學的美學特征[J].安慶師范學院學報:自然科學版,2005(4):122-124.

      The Idea, Connot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Strategy of All-round Development of Moral, Intellectual, Physical, Aesthetic and Labor Education in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Zou Jiquan, Liu Bin

      Abstract? In his speech at the National Education Conference,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states that the Party's educational policy should be fully implemented and socialist builders and successors with all-round development should be trained based on fostering virtue through education. By reviewing the education objective and orientation of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in China in the past decade or so, it is found that the Party's educational policy has not been fully implemented, and there still exist serious imbalances, inadequacies and fragmentation between the five education systems of morality, intelligence, physical education, aesthetics and labor. We must deeply explore the theoretical origin of the Party's educational policy, clarify the connotation of moral, intellectual, physical, aesthetic and labor education as well as their special features in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sort out the relationship among moral, intellectual, physical, aesthetic and labor education, and then systematically construct the talent training system of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in the new era. We should carry out the fundamental task of fostering virtue through education, promote the all-round development of students, and vigorously improve the quality of talent training, by mainly focusing on the construction of general curriculum system and classroom system, curriculum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construction, and the fostering of craftsman spirit.

      Key words?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moral, intellectual, physical, aesthetic and labor education; fostering virtue through education; general curriculum; curriculum education

      Author? Zou Jiquan, professor of Tianjin Vocational Institute(Tianjin 300410); Liu Bin, professor of Tianjin Vocational Institute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