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意蘊、困境及對策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胡茂波 游子歡

      摘 要 “雙高計劃”是引領高職教育高質量發展的重大戰略舉措,具有助推中國特色職教模式形成、引領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技術走向、積聚中國職業教育國際競爭力、凸顯技術技能人才教育前景的獨特意蘊。但由于普職同等價值的認知尚未深入人心、教育過程公平需要實現周期、德藝雙馨的人才培養觀尚未融入育人實踐、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命運共同體還未形成,導致科學組建特色專業集群路徑尚需探索,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系統、精益求精的工匠文化氛圍、技術技能人才個體和諧發展的基礎缺失。面對上述困境,需要兼顧長期性與系統性建設專業群、資源配置圍繞職業教育價值生成、堅持德育貫穿培養過程的育人觀、完善校企育人主體一體化的政策法規。

      關鍵詞 雙高計劃;高等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實踐困境

      中圖分類號 G719.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11-06

      2019年1月24日,《國務院關于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國發[2019]4號)啟動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等職業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提出建設一批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高等職業學校和骨干專業(群)。2019年3月2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和財政部發布《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教職成[2019]8號,簡稱“雙高計劃”),提出建設50所高水平高職院校和150個高水平專業群,引領職業教育達到世界水平,實現現代化,促進國家經濟社會發展。2019年12月10日,教育部、財政部公布《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建設單位名單》(教職成函[2019]14號)。這代表著職業教育邁入了一個發展的全新階段,并為后續高職院校的發展指明了前進方向。但在實際建設過程中,由于高職院校本身與客觀現實因素的影響,“雙高計劃”存在實踐困境。明確實踐困境的具體表征,尋求其成因,并給出相應的解困之策,有助于“雙高計劃”內在意蘊的實現。

      一、“雙高計劃”的內在意蘊

      (一)助推中國特色職業教育模式形成

      “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院校和專業建設計劃”是應對時代對高職院校提出要求的新舉措,“中國特色”是對它的定性描述,是前提和基礎,是“中特高”學校的必要條件[1]?!半p高計劃”的提出與實行是根據當下中國社會發展進入新時代的需要,并充分結合了發展中國家現有國情做出的科學判斷。新時代的中國需要大批高技術技能人才服務于新興產業發展。高職院校和專業群在結合國家、時代需求進行人才培養和專業設置的過程中形成獨具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模式,探索出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職教育方案,為世界職業教育貢獻了中國智慧,體現了大國擔當?!半p高計劃”在建設中還表現為對中國“大國工匠”文化精神的傳承與弘揚,“工匠精神”作為一種中國職業精神,自古以來廣為傳頌,時至今日,“工匠精神”中的敬業、精益、創新與專注內涵仍值得學習。這一精神文明積淀將是中國特色職教模式的靈魂所在,并由內到外推動中國特色職教模式形成。

      (二)引領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技術走向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的《學會生存——教育世界的今天和明天》提出:“現在,教育在全世界的發展正傾向先于經濟的發展,這在人類歷史上大概還是第一次?!笨梢姮F代教育的屬性之一便是超前性,教育適度超前于經濟發展,能夠有意識、有目的、有規劃地推動社會經濟向前邁進。對于職業教育而言,教育超前體現于技術領域的引領作用。隨著產業升級、人工智能的發展,區域經濟逐漸步入現代化發展軌跡,職業教育服務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這項傳統職能逐漸被賦予新的使命,極具時代性的功能特性,即由市場的“追隨者”轉變為“引導者”,以更加積極主動的姿態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半p高計劃”遴選出一批高水平院校和專業群優先發展,打造技術技能創新平臺,通過院校及專業群的高水平技術優勢,在服務區域經濟的同時為區域經濟社會的技術走向發揮引領作用,在培養市場急需人才的同時,為未來新興行業儲備高質量技術技能人才。

      (三)積聚中國職業教育的國際競爭力

      教育部等六部門印發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明確表示,我國職業教育仍存在國際化程度不高的問題。為解決這一問題,“雙高計劃”建設的主要任務之一便是提升職業教育的國際化水平?!半p高計劃”集中資源打造一批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院校和專業群,積極加強與國際上職業教育發達國家之間的交流,將先進資源與經驗“引進來”,推動職業院校內部的要素優化與本土化,提高職業教育的教育質量與技術技能人才的國際化水平。積極服務國家對外政策的開展,例如為“一帶一路”提供適宜的技術技能人才、為中外合資企業員工提供培訓等,實現中國職業教育“走出去”,增強國際影響力。伴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和國家開放新政策步伐的逐漸加快,職業教育與國際標準的對接只是“雙高計劃”提高職業教育國際化水平的第一步。而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職業教育標準和規則,在國際職業教育領域具有話語權才是“雙高計劃”建設的最終方向與功能所在?!半p高計劃”在培養高素質的技術技能人才、提高職業教育對經濟社會貢獻水平和承接國際職業教育服務方面均具有不同程度的積極影響,為提高中國職業教育的國際競爭力積聚了力量。

      (四)凸顯技術技能人才教育前景

      “雙高計劃”的內在意蘊還包括幫助職業院校學生實現自我價值和社會價值的統一,凸顯技術技能人才得天獨厚的教育前景,把學術科研劣勢轉化為技能競爭優勢?!半p高計劃”的主要任務是打造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高地,為社會培養出一批產業急需,具有工匠精神且技藝高超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這類人才的專業設置與產業發展相對接,學習情境與工作場景相配合,在學習過程中形成了自身的核心競爭力,具有廣闊的就業市場,能夠滿足畢業即就業的個人需求,改變就業難問題。在國家步入現代化建設和制造業升級轉型的關鍵時刻,需要一大批高素質的復合型技能人才投入到基礎行業中,服務于社會變革與國家經濟發展。高水平職業院校人才培養的目標與國家發展戰略相契合,高水平的技術技能人才在滿足自身需求的同時,能夠在社會上實現其社會價值,為國家發展、社會進步貢獻自己的力量,凸顯出技術技能人才的教育前景。

      二、“雙高計劃”實踐困境的表征

      (一)科學組建特色專業集群路徑尚需探索

      高水平特色專業集群是“雙高計劃”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并為高職院校治理重構達到特色高水平奠定良好基礎,如何科學地組建中國特色高水平專業群是“雙高計劃”的主要任務之一。在“雙高計劃”正式頒布之后,各高職院校紛紛開始組建專業集群的探索,專業群建設成為我國高職院校專業發展的新路徑?!半p高計劃”意在打造一批高水平專業集群,以重點特色專業為核心,與其他相關專業有序結合,并能夠對接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但在實際建設過程中容易出現的一個問題是,群內各專業只是名義上聚集在一起,相互之間沒有形成深度的相互支撐和依賴關系[2]。沒有深度融合的專業群,雖在形式上呈現出專業集群的樣態,但究其本質只是專業與專業之間簡單的相加,這種缺乏內在邏輯關系的專業集群難以通過實踐的檢驗,久而久之就會自動瓦解,恢復原先的獨立狀態。并且從專業群建設整體發展的角度,專業群初始組建完成僅是完成了特色專業集群組建的第一步,在后續建設中,專業集群還需要隨著時代更迭、科技進步與經濟社會發展,不斷靈活調整群內組合方式。因此,如何科學組建特色專業集群,使專業群內各專業相互支撐、開放共享,能夠以靈活的專業群組結構與行業企業的變化保持步調一致,其路徑仍有待進一步探索。

      (二)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系統尚未形成

      優質教學資源是高水平院校和高水平專業群建設的基礎。促進教學資源整合優化,避免資源重復浪費,構建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系統是“雙高計劃”實施的內在要求。一般來說,教育生態系統可以分為兩大部分,即環境部分與主體部分[3]。優質教學資源內屬于教學資源中,雖常被作為教育生態系統的一部分,但具體細分研究,其自身也是一個特殊的生態系統,與人、資源、環境三者共同構成開放式的復合生態系統,亦包括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環境和優質教學資源主體兩個部分。優質教學資源受其生態環境的制約和主體的影響,并通過主體的教學實踐實現其價值,作用于學生的發展。在高職院校中,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環境是指完善的政策制度、開放的思維觀念、先進的實驗實訓類基礎設施等,優質資源主體則是配合良好的學校與企業管理者、“雙師型”教師、研究者等。但就目前各高職院校的現狀來看,優質教學生態系統并未完全形成,硬件類的基礎設施與教學組織模式有待進一步建構,校企合作有待進一步深入探索,師資結構有待進一步提升優化,高職研究者的研究內驅力有待進一步激發。各生態因子水平和相互協同互動程度均與“雙高計劃”所期望達到的標準暫有一定差距。

      (三)精益求精的工匠文化氛圍欠缺

      工匠文化是工匠們在職業實踐中淬煉形成的精神文化和職業品格,工匠文化的內涵包括矢志創新的匠心、敬業愛崗的匠魂、追求完美的匠情和精益求精的匠行[4]。工匠文化涵養和孕育工匠精神?!半p高計劃”中明確指出,要培育和傳承工匠精神,引導學生養成嚴謹專注、敬業專業、精益求精和追求卓越的品質,體現出具有工匠精神的技術技能型人才是當下社會發展和產業升級的普遍期待,是職業教育人才培養的基本目標?;谛聲r期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改革發展任務,高職院校需要通過課堂教學與實踐實訓提升學生的專業能力,營造良好的工匠文化浸潤環境來追求高水平的精神文化。但由于在高職教育發展的前期,高職院校很長一段時間內處于外延式擴張發展狀態,主要是以要素投入增長為主導的粗放型發展模式進行院校建設,相對于工匠文化養成,更注重工匠技能培養。因此,高職院校校園工匠文化氛圍的建設遠落后于專業技能。時至今日,素質教育、德技并修越來越被人們所重視,培育具有工匠精神的高技術技能人才成為“雙高計劃”建設的內在釋義所在,高職院校精益求精的工匠文化氛圍欠缺,成為急需改善的問題之一。

      (四)技術技能人才個體和諧發展的基礎缺失

      隨著人類社會從工業社會到知識社會的變遷,“雙高計劃”提出,堅持工學結合、知行合一,加強學生認知能力、合作能力、創新能力和職業能力培養,實際上就是秉承著從傳統的“工具性”人才培養理念向“人本性”的轉變,引導高職院校人才培養的轉型。但當前高職院校普遍表現出,“工具性”與“人本性”把握偏頗?!肮ぞ咝浴比瞬排囵B理念是基于社會的主體視角,對職業教育培養的客體人所應具備的能力素質框架進行畫像,強調職業教育應培養緊密對接社會發展需求的職業人。而“人本性”理念引領下的職業教育是“教育性”與“職業性”的有機復合,“教育性”的根本屬性決定了職業教育發展的終極目標是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和幸福生活[5]。在“就業導向”下的高職院校大多偏向了職業人的培養,具體表現為:在培養目標設定上,將初次崗位的就業能力設定為主要教學任務;在課程內容上,專注于企業具體崗位所需要的操作能力;在評價考核上,校方自評的就業率仍占據重要指標。高職院校作為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主陣地,人才培養的“工具性”傾向使得技術技能人才個體和諧發展的校園基礎存在缺失。除此之外,企業的人才招聘標準是高職人才培養理念的風向標,過于強調專業技能,而較少實際看重個人綜合能力重要性的人才要求,對技術技能人才個體的和諧發展產生阻力。

      三、“雙高計劃”實踐困境的成因

      (一)普職同等價值的認知尚未深入人心

      專業群組建中遇到的困境追根溯源是思想觀念未及時轉化、普職同等價值的認知尚未深入的結果。組建專業群,形成以專業群為基本單位的高等學校專業治理結構,是始于本科院校的一種專業發展模式[6]。近些年,專業群建設在高職領域雖陸續有些許探索,但并沒有形成專業發展的主導模式。直至“雙高計劃”明確要“集中力量建設50所左右高水平高職學校和150個左右高水平專業群,引領新時代職業教育實現高質量發展”,高職領域的專業群建設才正式拉開帷幕??傮w來說,高職院校的專業群建設屬于新生事物。在傳統思維慣性的驅使之下,職業教育將普通高等教育的專業群建設視為標桿進行模仿,產生路徑依賴心理,而忽視了本身作為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的不同之處?!秶衣殬I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國發[2019]4號)明確指出,職業教育作為一種類型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作為落實《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的關鍵行動,“雙高計劃”也始終踐行著這一理念。但在具體著力推行專業群建設時,依照本科將學科知識邏輯相似專業進行專業群組建的行為邏輯,未明晰“普職同等價值”“職業教育是一種類型教育”成為實踐者進行正確行為實踐的阻礙。

      (二)教育過程公平的實現需要一定周期

      教育公平不是一個單一的概念,是由不同層次種類的教育公平來構成[7],其存在于地區和不同教育類型與層次之間,實現需要一定時間周期?!半p高計劃”是國家對高等職業教育發展實施的一項重大戰略舉措,遵循了教育過程的公平。其通過對高職教育中優質教育資源進行建設,在保障學生教育權利平等的基礎之上,為接受高職教育的學生提供接受優質教育的可能性,保障了教育過程中資源配置的公平,并在高職教育中樹立了一個長遠發展目標,為職校生提供了可能的良好教育機會。在其實行過程中,教育過程公平的達成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個緩慢而長期的過程,需要較長的周期來顯現“雙高計劃”給教育過程公平縱深實現與高職教育內涵式發展帶來的深遠影響。各高水平高職院校在踐行“雙高計劃”的初期,在得到來自政府部門的相關扶持下,校內優質教學資源生態系統并未迅速形成,是由于各優質教學資源生態因子本身的成熟與相互之間的協調需要一定的發展與磨合周期。高水平高職院校在獲得新的教育資源機遇,對校內原有的資源組合形式進行調整優化,使得各類教學資源得到充分開發與利用,并引領其他高職院校進行資源配置改革,讓高職學生享受到客觀條件下最大限度的公平,這個輻射共享的過程同樣需要時間。

      (三)德藝雙馨的人才培養觀尚未融入育人實踐

      工匠文化的傳承反映在高職教育中是培養德藝雙馨的技術技能人才。隨著時代的變化與發展,德藝雙馨的內涵不斷呈現擴大化,具體體現為對人才的整體素質結構的新要求。新時代背景下,社會不僅需要“硬技能”的技術技能人才,更需要有相應的團隊協作能力、自主學習能力、創新能力與探索精神等“軟技能”人才。軟硬技能兼具恰好與工匠文化中所要求具備的“匠心、匠魂、匠情、匠行”相互對應。正因如此,“雙高計劃”倡導高水平院校和專業群人才培養過程中德藝并重,促使職業教育積極回應“立德為本,促進學生全面發展”的育人方針,回歸到對人本身的關注。而當前高職院校普遍存在工匠文化氛圍欠缺的問題,除了早期發展模式對人們產生的前攝抑制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德藝雙馨的人才培養觀念并未完全融入到育人實踐中去,未達成思想與行動上的統一。精益求精的工匠文化雖是對精神文化層面的高追求,但形成精益求精的工匠文化氛圍則需要德藝雙馨人才培養觀的具體落實,使學生們能夠真正感受到德與藝同等重要。反觀高職教育實踐,一線教師在教學過程中傳授專業技能的同時,尚未注重學生其他綜合能力的全面發展,在實踐實訓過程中缺乏對團體協作能力的關注。但只有當文化觀念轉變為可落實的育人實踐時,其文化氛圍才能真正形成,并反過來涵養技術技能人才成長。

      (四)技術技能人才培養的命運共同體尚未形成

      技術技能人才個體和諧發展基礎存在缺失歸根結底是人才培養模式的問題?,F階段高職院校遵循的人才培養模式仍是校企政組成的利益共同體,而“雙高計劃”在基本原則中表明的“堅持產教融合,推動高職學校和行業企業形成命運共同體”并未完全形成。利益的共同體的前提是各方利益的重合、交匯、耦合,就是要尋找利益契合點、合作增長點、共贏新亮點,求同存異,求大同、存小異,最終給參與各方帶來實實在在的福利和獲得感[8]。在利益共同體的人才培養模式下,雙方更注重對技術技能人才“工具性”的依賴,滿足合作交換的基本條件,產生互利共贏。但以利益為導向的共同體在發生顯著效用時,其產生的利益沖突與矛盾、人才培養過程中話語權的不平等、企業消極融入等問題也同樣突出,因而必將被新的共同體取而代之,即三者所聯結成的命運共同體。從利益共同體到命運共同體的轉變是職業教育與產業發展的必然,但最終形成仍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在命運共同體中,相關主體的命運休戚相關、患難與共,關系更加緊密,彼此的合作將轉向更深層次,看到個體非技術技能的無窮潛力,繼而更加注重“個人的和諧發展”。在今后較長的一段時間里,人才培養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仍是高職教育的主要方向,以彌補技術技能人才個體和諧發展基礎的缺失。

      四、“雙高計劃”內在意蘊的解困對策

      (一)兼顧長期性與系統性建設專業群

      “雙高計劃”要打造的高水平專業集群并非專業間的簡單相加,而是以重點特色專業為核心,與其他相關專業有序結合,對接產業與區域經濟發展。高水平專業群目標的實現,需要高職院校在建設過程中,把握好專業群建設的系統性,避免群組內專業之間出現深度融合缺乏和產生“時滯效應”。一要遵循專業自身的內在發展規律,仔細挖掘專業之間的知識關系,建立起專業群的內在邏輯,使專業與專業之間形成相互支撐、相互依賴的關系。二要認真審視國家產業鏈動向,從全局視野出發,再使專業以集群方式對接產業集群,可以更加有針對性地服務于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從產品研發、工藝革新、技術升級等全鏈條為產業發展提供應用支持和人才支撐[9]。此外,作為出現高職教育領域專業治理的新模式,高水平專業群建設具有其獨特的生長周期,高職院校應從長期性的角度,在專業群不同的發展時期側重不同的發展內容。在建設的早期,應將重點放置于專業群各結構的協調與師生對專業群的認同感上。建設中期,在專業群平穩開展各項教學工作的基礎上,可嘗試新研究項目的開發與企業展開合作,增進教師之間、校企之間的聯系。在建設的后期,專業群已基本步入成熟階段,將已有成果整合成教學資源庫,并致力于開展更具開創性意義的教學與研究。

      (二)資源配置圍繞職業教育價值生成

      職業教育是以服務為宗旨,以就業為導向的教育類型?!半p高計劃”下職業教育的價值在于職業院?!耙陨鸀楸尽眮砼囵B德藝雙馨的技術技能人才,增加學生的人生幸福感,實現自身的人生價值。要實現職業教育的育人價值,應對教育資源進行合理配置,高水平職業院校和高水平專業群應圍繞職業價值展開,發揮現有和挖掘潛在資源來培育技術技能人才深厚的文化素養和精湛的專業技能。資源供給與價值需求對接越緊密,資源配置效果就越佳。德藝雙馨的技術技能人才是要“軟硬技能”兼具,作為培養主體的高水平職業院校資源配置也應從軟件設施和硬件設施上進行優化,提高整體效能。高水平高職院校應根據專業群的不同組合形式,合理配置教學資源要素,增加學生對資源的利用率。提前做好市場調研工作,了解當下行業需求并科學預測未來新興行業的人才需求方向,及時對專業群內課程教學內容側重點進行調整與改革,讓學生“學以致用”。加快智慧校園建設,豐富線下線上教學資源,為學生打造“個性化”學習服務。高水平職業院校還應多組織學生開展或參加一些高質量的職業技能比賽,在活動中增強學生的綜合素質能力,激發對“大國工匠”的向往。硬件設施方面,高水平職業院??梢猿闪⒋髱煿ぷ魇?、完善和更新學校實驗實訓基地等,為學生技能的提升奠定良好的物質基礎。

      (三)堅持德育貫穿培養過程的育人觀

      “雙高計劃”中提出要落實職業教育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從本質上說,立德樹人是人有意識、有目的、有計劃的活動的結果,因而在立德樹人教育中,必須堅持主體性思想政治教育,呼喚學生主體地位的回歸,在理論與實踐的緊密結合中,在生動的工匠精神培育實踐中,推動立德樹人的發展[10]。建成“雙高計劃”應將德育放在人才培養的首位,堅持德育貫穿培養全過程的育人觀,并做到“三全育人”,分別是全員育人、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全員育人,將德育的育人觀貫徹到每一位在學校、家庭、社會中具有重要角色成員的心中,并在無形中將三者的力量進行有機結合,構成以德育人的網絡體系,對學生的素質教育、道德情操給予熏陶和影響。全程育人,需要將德育貫穿于學生培養的全過程之中,與學生的課程教育、心理健康教育相融合,給學生傳授德育知識。除了課上講授,課下班主任和教師也應增加人文關懷與引導,“教書”與“育人”并重,從育人走向育心,真正將德育工作落到實處。全方位育人,是指要大力推進家庭、社會、學校德育一體化,充分利用家庭資源,挖掘社會資源,達到合力育人的效果,幫助高職學生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

      (四)完善校企育人主體一體化的政策法規

      產教融合的大背景下,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基本辦學模式。深度的校企合作有利于發揮雙方的育人優勢,培育出理論基礎扎實與技能水平高超的專業化人才。但在實際的工作推進中,校企合作育人的程度還有待加強。要達到“雙高計劃”中提升校企合作水平,形成人才命運共同體,實行雙主體育人的目標,就必須先從頂層設計出發,完善好校企育人主體一體化的相關政策法規。穩準狠地從國家政策法規層面明確校企育人主體一體化的基本制度框架。政策法規要“穩”,穩步推進校企合作育人規劃。校企合作育人一體化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僅靠一個或兩個政策法規難以達到理想成效,需要根據校企合作育人程度的不斷深入,及時作出調整與跟進。政策法規要“準”,準確闡明政策建設目標。在中央宏觀政策的指導下,地方政府應具體制定校企合作育人的相關細則,明確學校和企業在合作育人過程中各自承擔的責任與義務,便于校企雙方找準自己的定位,順利開展合作。政策法規要“狠”,狠抓落實,增強執行力度。政府應發揮政策法規的強制性,督促各行政部門互相協調配合,貫徹落實企業相關優惠政策與扶持政策,提高企業參與辦學的積極性,激發校企雙主體育人活力。

      參 考 文 獻

      [1]李洪渠,彭振宇.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的特征分析和建設愿景[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5):6-10.

      [2][6]徐國慶.基于知識關系的高職學校專業群建設策略探究[J].現代教育管理,2019(7):92-96.

      [3]汪穎,解利.教育生態學對信息化教學資源建設與應用的啟示[J].現代教育技術,2010(11):19-22.

      [4]張健.適合的職業教育:價值特征與實現路徑[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9(13):19-21.

      [5]楊成明.論人的發展主體性與職業教育的價值訴求[J].職教論壇,2018(8)6-13.

      [7]姜星海,孫瑀鍶.我國高等教育公平研究述評[J].清華大學教育研究,2018(4):119-124.

      [8]康健.從利益共同體到命運共同體[J].北京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8(6):5-10.

      [9]聶強.專業群引領下的“雙高計劃”學校建設策略[J].教育與職業,2019(13):16-20.

      [10]吳軻威.立德樹人視野下的高職學生工匠精神培育——基于百度指數的大數據調查研究[J].職業技術教育,2019(7):42-48.

      Construction of High-level School and High-Quality Speciat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Meaning, Dilemma and Solution

      Hu Maobo, You Zihuan

      Abstract? “Construction Plan for High-level School and High-Quality Speciat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is a major strategic measure to guide th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of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It has the unique implications of promoting the formation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mode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leading the technological trend of regional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accumulating the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of China's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highlighting the educational prospect of technical talents. However, as the cognition of the equal value of general education and vocational education has not yet taken root in the hearts of the people, the education process fairness requires implementation cycle, the concept of cultivating talents with both moral and artistic integrity has not yet been integrated into the practice of education, and the community of destiny of cultivating talents with technical skills has not yet been formed. As a result, the path of building characteristic specialty cluster scientifically needs to be explored. The ecosystem of high-quality teaching resources, the atmosphere of craftsman culture and the foundation of harmonious development of individual technical talents are missing. In the face of above difficulties, it is necessary to take into account the long-term and systematic construction of professional groups, the resource allocation around the generation of vocational education value, adhere to the moral education concept through the training process, and improve the policie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integration of school-enterprise education subjects.

      Key words? “Construction Plan for High-level School and High-Quality Speciaty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cultivation of talents; practical dilemma

      Author? Hu Maobo, professor of Hub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Wuhan 430068); You Zihuan, master degree candidate of Hube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