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以創新性研究引領中國特色 高水平高職學校建設

      2020-05-11 12:10:14 《職業技術教育》 2020年4期

      摘 要 從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所要完成的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等建設內涵看,研究尤其是創新性研究工作必須加強。當前,高職教育發展存在三大研究掣肘:未能有效回答為什么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未能深入研究高等職業教育究竟是什么,未能形成專注于高職教育的系統研究力量。全面引領高水平高職院校建設需扎實開展關于高職類型特色研究、關于高職多元辦學研究、關于高職內涵建設研究、關于高職制度標準研究、關于高職提質增效研究等五類創新性研究,進而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高職教育范式。如此,才能為我國高職教育真正實現辦學格局轉變、類型特色打造、制度標準建設、話語體系構建奠定基礎,推動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走向世界。

      關鍵詞 創新性研究;高職教育;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話語體系

      中圖分類號 G719.2 文獻標識碼 A 文章編號 1008-3219(2020)04-0006-05

      《教育部 財政部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以下簡稱“雙高計劃”),作為中共中央、國務院的重大決策,作為教育部、財政部部署確定的中央財政重點支持建設項目已經正式啟動,“雙高計劃”明確,要集中力量建設一批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職學校和專業群,帶動職業教育持續深化改革,強化內涵建設,實現高質量發展?!半p高計劃”明確要求,到2022年,列入計劃的高職學校和專業群辦學水平、服務能力、國際影響力顯著提升,為職業教育改革發展和培養數以千萬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發揮示范引領作用,使職業教育成為支撐國家戰略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形成一批有效支撐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政策、制度、標準。到2035年,一批高職學校和專業群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引領職業教育實現現代化,為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和提高國家競爭力提供優質人才資源支撐;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政策、制度、標準體系更加成熟完善,形成中國特色職業教育發展模式。

      一、創新性研究不足是高職教育發展的重大掣肘

      眾所周知,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由民間、地方和基層自發探索形成。從官方層面看,是否采用高職教育這種模式,是類型還是層次,要不要大力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怎樣舉辦高等職業教育,誰來辦高等職業教育等根本問題都曾存在較大爭論,從重大時間節點看,40年間,我國高職教育經歷了20世紀近20年的摸索和探索階段,又經歷了世紀之交以來的規模發展階段,目前,高職教育半壁江山早已是真實寫照,但由于創新性研究寥寥無幾,關于高職教育“為了誰”“是什么”“向何處去”等一系列根本問題迄今沒有搞清,即類型特色不鮮明、發展定位未把準。

      (一)未能有效回答為什么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的問題

      40年來,相對研究對“發展高職教育為了誰”這一問題做出過一些描述和表達,尤其對為什么要推進高等教育大眾化,為什么要推進發展、大力發展、加快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等問題已有不少政策文件和學術探討。20世紀80年代,一些地方和基層在進行自主探索時明確強調,基于國家改革開放、大力發展城鎮集體經濟等需要,迫切需要一大批實用技術人才,而當時高等教育辦學場地和師資等條件不足,無法滿足經濟社會發展的需要,于是產生了對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的探索,但初始的高等職業教育采用的是“三補一高”的方式。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對高等職業教育需求的進一步上升,國家先后出臺了“三教統籌”“三改一補”等方式,以此來擴大高等職業教育的辦學規模,但條件好的中專通過升格辦高職始終是作為“補充”地位,因而當時的高職教育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進入世紀之交,國家提出推進高等教育大眾化,并實施了高校擴招、建立獨立學院及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等三大舉措,國務院教育行政主管部門也下放了高職院校審批設置權限。隨后,我國高等職業教育得到了較大發展,院校數量不斷增加,學生規模不斷擴大。然而,到目前為止,無論是政策層面、學術層面還是實踐層面,都未能對“發展高等職業教育為了誰”這一根本性問題作出系統研究與頂層設計。

      (二)未能深入研究高等職業教育究竟是什么的問題

      無論從宏觀上還是從微觀上看,這幾十年來,我們一直未能深入研究高等職業教育究竟是什么這一問題,即高等職業教育的內涵。高職高專處作為教育部主管戰線的業務處室雖然經歷了從高教司到職成司的劃轉,但相當長一段時間仍以高職高專處這樣的名義存在,直到現在,沿用高職高專這個稱謂的機構和單位還有不少,高職教育始終在類型論與層次論之間徘徊[1]。從應對社會層面看,雖然高等職業教育、高職院校作為教育體制內的概念似乎已形成共識,但對于其他政策部門,高職教育只能以相當于大專層次來表達。在管理體制機制、教育教學等諸多方面,均沿用了高等??茖W校的模式。在管理體制上,學校職級及定崗定編等方面,都是參照高等??茖W校;在教育教學上,雖然在招生專業的名稱等方面做了一些探索,圍繞產教融合、校企合作對辦學模式、人才培養模式等方面也做過許多探索,甚至做過較大規模的諸如項目化課程、基于工作過程系統化課程等微觀改革,但呈現的結果似乎還是??茖哟?、??扑疁驶蚪鯇?频囊?,近幾年學生專升本比例不斷擴大,再一次印證了關于高等職業教育“究竟是什么”的問題仍然沒有得到有效界定與清楚梳理。

      (三)未能形成專注于高等職業教育的系統研究力量

      總體而言,我國學術界針對高等職業教育的研究力量并沒有凝聚和集中。從全國范圍看,國家層面沒有專門的高等職業教育研究機構,部屬的國家研究機構雖然涉及高職教育,但多數是從普通高等教育或中等職業教育轉過來的,專門研究力量十分薄弱。作為舉辦高等職業教育的主體力量——高等職業學校,有些雖也設有研究機構,但其研究更多帶有政策解讀和校本宣傳性質,真正能夠客觀理性、全面系統地研究高等職業教育的性質、定位、理念、模式、機理、行動、規律、方向的幾乎很難找到,也就是說,以研究成果來定義、引領、規劃高職教育的力量遠未形成,距離打造引領改革、支撐發展、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要求相差甚遠。

      (一)中國特色高職教育話語體系構建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精心構建對外話語體系,發揮好新興媒體作用,增強對外話語的創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講好中國故事,傳播中國聲音,闡釋好中國特色?!弊鳛樗季S的外衣,話語體系是廣泛存在于人類社會交往實踐中的語言實踐,是承載一個國家或民族思想狀況、精神面貌和價值觀念的符號化的復雜系統。高等職業教育話語體系是指在高等職業教育實踐和理論發展過程中按照一定的邏輯與規劃形成的一整套符號的有機話語機構整體,是指一定高等職業教育理念、內容、方法和實踐的具體表征,傳遞著一定的價值體系和行為準則。要研究建構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話語體系[5],首先,必須探索中國高等職業教育的價值體系、觀念特征、理論范式、實踐成效,這對形成中國特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模式,提升中國在高職教育領域的國際影響力十分重要,也是增強文化軟實力和堅定文化自信的內在要求。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我國主要以學習借鑒為主,但現實生活中存在的食詳不化、話語滯后、對照不準等情況比較明顯,更何況,就教育領域,各個國家的文化特征、政治制度、學制體系不盡相同,尤其是職業教育作為一種跨界的教育,更受到每個國家經濟社會結構和產業發展階段的影響,簡單的拿來主義更是難上加難。目前,我國正在舉辦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高等職業教育,正在舉辦適應中國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和文化傳統的高等職業教育,研究我國自己的話語體系更加重要,如何遵循“博采眾長、融合提煉、以我為主、自成一家、中國特色”的要求抓好研究,真正做到不忘已來,彰顯中國特色,吸收外來、拓寬國際視野,面向未來、把握時代脈博,真正構建起我們自己的高職教育話語體系。

      (二)中國特色高職教育發展經驗總結

      鄔大光研究認為,近年來,跟跑、并跑、領跑已成我國高等教育界一組流行的話語,跟跑是指我國高等教育在過去相當長的時期,主要是模仿西方國家的腳步前行;并跑是感覺我國現在的高等教育水平與西方國家處于同一水平線上并肩前行;領跑即表明當下我國高等教育對未來發展充滿自信,也表明未來我國高等教育的發展要靠自己探索。是否也可以這樣認為,跟跑是歷史事實,差距尚需進一步分析,領跑既過于自信又有點盲目樂觀??v觀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發展實際,40年來,不僅在政策上舉措不定,在實踐中也不乏盲目參照,學習借鑒在相當長一段時期內是高職的主旋律。我國對美國、加拿大、德國、瑞士、澳大利亞乃至英國、日本、新加坡的職業教育推崇有加,直到現在,官方仍然把德國雙元制擺在十分重要的地位,這無疑也是十分有益的,但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項目的使命是要探索中國職業教育發展道路,形成中國職業教育發展模式,簡單的依靠行政命令式的學習借鑒是否合適,應當是雙高建設項目本身必須考慮的。實現這一目標的當下戰略是努力探索高等職業教育的中國經驗,中國經驗從何著手,國務院領導和教育行政部門也在努力。2019年底,在深圳職業技術學院召開的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現場會上,把深圳職業技術學院的經驗作為中國發展職業技術教育的經驗加以總結和推廣,在總結形成中國經驗這一意義上,無疑是十分重要的一個開端,需要加大總結的強度、推廣的力度。與此同時,我國是地域遼闊、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的國家,尤其是大量三線城市的高等職業教育怎么發展,怎么與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互動并形成良性循環,更需要在研究中探索和重視。為此,需要更大范圍總結經驗,尤其是研究如何以較少的投入謀求最大的績效,真正實現“業內都認可,地方離不開,國際可交流”目標上的總體經驗,同時為形成中國話語體系奠定基礎。

      (三)中國特色高職教育類型特征歸納

      關于中國高職教育的發展,總體而言,是高教性和職教性并重,《方案》開宗明義,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個不同的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斗桨浮分赋?,要把發展高等職業教育作為優化高等教育結構和培養大國工匠和能工巧匠的重要方式,使城鄉新增勞動力更多接受高等教育。這兩段話明確了高等職業教育的雙重特性。此外,許多專家學者和高職同行也認為,高等職業教育還有地方性(區域性)的特征,也就是說,高等職業教育要服務于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對此,早在2014年《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就有明確闡述,以后在《方案》中也有進一步強調,即高職院校要培養服務區域需要的技術技能人才并為小微企業技術研發和產品升級服務,為社區教育和終身教育服務,除此之外,也確實存在著一部分為整個行業性服務的有特色的職業學校,在職業教育發展過程中,我國也已經初步形成了產教融合、校企合作、集團化辦學、現代學徒制人才培養(訂單式人才培養)模式等,也強調了“雙師型”教師隊伍建設的重要性……。綜上所述,是否已經構成中國特色高等職業教育的類型特征,需要反復研究。當然,作為中國的高等職業教育,根本任務是立德樹人,必須堅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扎根中國大地,培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具體細化為德才兼備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對上述問題,需要再總結、再歸納、再探索、再凝煉。

      (四)中國特色高職教育制度標準擬訂

      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要走向世界,必須有自己的話語體系,從這種意義上說,有專家學者建議,德國有雙元制、澳大利亞有TAFE,而我國可否總體為“雙通”(縱向貫通、橫向融通),也有人建議為“1+X”和“X+1”,這無疑是有益的,而中國高職教育要真正走向世界,一方面,會與我國整體文化實力和影響力、傳播力有關;另一方面,也一定與我國的經濟和產業發展水平相關。這幾年伴隨著我國產業與企業走出去、文化傳播及人才培養的需要,我國已開始在國外辦學,但如何正確處理語言、文化和產業發展之間的關系,確需開展綜合研究。相對而言,在國內的標準制訂及傳播比較容易,在國際范圍則會更加困難一些,為此,需要分步立體推進。首先,要研究適合國情和發展需要的高等職業教育政策制度標準體系,包括國家層面、省級層面或者市縣層面,當然,更鼓勵像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這樣的學校層面,內容包括專業標準、課程標準、教師職業標準、學生畢業標準、學校設施條件標準等。其次,要重點支持走出去設立魯班工坊、設立海外學院的學校在實踐基礎上因地(國度)建立相應的教育教學標準、專業標準、課程標準、教員標準、學生入學及畢業標準及學制體系,從局部慢慢走向整體。與此同時,要鼓勵或明確要求列入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建設的56個學校,應從校本研究角度形成自身的標準并會同同行建立行業或區域乃至中國標準,為走向世界服務,對于列入中國特色高水平專業群建設的253個專業群,也應當結合專業特點進行探索和總結,逐步從學校走向全國、推向世界。

      總之,我國要以雙高建設為契機,通過研究凝煉,抓緊在中國特色高等職業教育話語體系、發展經驗、類型特征、制度標準等方面出成效,這也是雙高建設的使命和職責所在,為此,要創造條件為相關高職院校設立研究機構,配備專兼職研究團隊,真正為探索中國特色高職教育發展模式奠定基礎,為全球高職教育科學有效發展提供中國方案,以不斷增強中國教育的國際影響力和文化軟實力。

      參 考 文 獻

      [1]周建松,陳正江.貫徹落實《實施方案》著力推進高等職業教育特色類型建設[J].職教論壇,2019(7):73-78.

      [2]徐俊峰.習近平教育思想體系及其理論品格[J].現代教育管理,2019(1):8-15.

      [3]徐國平.高水平高職院校的范型及其建設路徑[J].中國高教研究,2018(12):93-97.

      [4]徐國慶.“研究型”是建設高水平高職的突破口[N].中國青年報,2019-1-14(5).

      [5]周建松,陳正江.中國特色高等職業教育話語體系的構建[J].現代教育管理,2019(1):67-73.

      Leading the Construction of High-level Vocational College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by Innovative Research

      Zhou Jiansong

      Abstract? The construction of high-level vocational college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ssumes the responsibility of leading reform, supporting development, shaping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and realizing world level. Therefore, the research, especially innovative research, must be strengthened. There are three research constraints in the development of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why do China develop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what is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here isnt systematic forces specializing in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research. To lead the construction of Double-high Plan colleges in an all-round way, China need to carry out five types of innovative research including researches of type characteristics, pluralistic school-running, connotation development, institution and standards and enhancing quality, and then form the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paradig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Only in this way can we lay the foundation for the transformation of the school-running pattern, the creation of the type characteristic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ystem standards,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discourse system, and promote Chinese vocational education to the world.

      Key words? innovative research; higher vocational education; high-level higher vocational college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language system

      Author? Zhou Jiansong, professor of Zhejiang Financial College(Hangzhou 310018)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