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黑夜的火車

      2020-05-08 08:29:41 讀者 2020年9期

      李朝德

      掛上電話,我立刻就后悔了。

      車窗外,落日失去了最后一抹余暉,遠山只剩下黛色的模糊輪廓。

      火車還有一個多小時才經過村里,那時天應該早黑透了吧,那么晚打電話告訴母親站在路口做什么呢?

      列車在黑夜中呼嘯著,載著心事重重的乘客飛馳向前。

      那天,我從昆明乘火車去一座叫宣威的小城參加會議,這趟城際列車要穿過村里。我家離鐵路并不遠,直線距離也就五六百米。

      火車黑夜穿過家鄉,最熟悉的景致與最親近的人就在窗外忽閃而過,興奮與激動轉眼間成為遠離的失落,那種感覺難于描述。

      10多分鐘前,我打電話告訴母親,我要去宣威。母親知道我要路過村里,很是高興:“去宣威做什么?大概幾點鐘到?”我一一回答,有些遺憾:“可惜村里沒有站,不然可以回家看看?!蹦赣H說:“你忙你的,我身體好好的,不用管?!闭f完這句,電話里一陣沉默。

      我理解這時的沉默。

      車過村里,母子相距不過幾百米,卻不能相見。

      母親沉默,我也沉默。

      我打破沉默:“媽,要不火車快到村里時我打電話給你,你去村里鐵路口等我,我在7號車廂的門口向你搖手,你就可以看見我,我也可以看見你?!?/p>

      對這個突然的提議,我自己也覺得有些意外和為難,黑夜中叫母親在路口等著見我,算怎么一回事?但母親很高興。

      我們當然知道那個路口,那個叫小米田的路口是連接村莊與田地的一個主要路口。近些年火車多次提速,由單線變成復線后,鐵路沿線早在10多年前就全線封閉。小米田路口雖然還在,但早被柵欄完全隔斷,要過鐵路只能翻越天橋,現在只剩下三四米寬的道口。我坐的這趟火車時速大概120公里。這樣的速度通過那個道口要多長時間呢?可能半秒都不到吧!相互能看見?

      窗外一片模糊,無邊的黑暗包裹著車廂,我計算著時間與路程,卻總也看不見熟悉的風景。

      焦躁中,看見遠遠的公路上有車流的燈光,流光溢彩。我正納悶兒這是哪條路呢,放著白色光芒的“施家屯收費站”幾個字就出現了。我一陣悲涼,“施家屯”是隔壁村莊,火車應該在1分鐘前就已駛過松林村,我竟然沒有看見我熟悉的村莊和站在路口的母親。

      我頹然打電話告訴母親:“媽,天太黑了,我沒有看見你,火車已經到了施家屯?!?/p>

      母親也說:“剛才有趟火車經過,太快了,沒有看見你。我想應該就是這趟火車,知道你坐在上面就行?!?/p>

      我為自己的粗心愧疚不已,說不出話來。年邁的母親在黑夜的冷風中站著,我在明亮溫暖的車廂里坐著。本想讓她看見我,我也能看見她,卻害得她在路邊白白等待,空歡喜一場。

      松林村的一草一木,我再熟悉不過,怎么會看不出來呢?

      我不甘心地說:“媽,要不明晚我返回時在最近的曲靖站下?站上有到村里的汽車,半小時就能到村里,住一晚再回昆明,方便得很?!蹦赣H連忙阻止,固執而又堅定,仿佛我這樣做是她的錯。我沒有辦法,自己賭氣也是跟母親賭氣:“那就明晚還在這路口,到時候我會站在最后一節車廂的車門旁招手,一定可以看見?!?/p>

      我又一次要求母親去鐵路口,固執得有些殘忍。

      我堅定地認為,是我的疏忽,才會沒看見站在車窗外的母親,那么近的距離怎么能看不見?

      那晚返程時,我早早走到最后一節車廂的車門旁。黑夜的火車如一條光帶在鐵軌上飄移,伏在玻璃上,我盡量睜大眼睛,可還是很難看清車窗外的景物。我想起顧城的詩句:“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p>

      我的光明在哪里呢?

      返程時,我又看見了“施家屯收費站”,心頭撞鹿。

      內外溫差大,車窗內起了一層薄薄的霧,我慌忙用手掌擦亮玻璃,雙手罩住眼眶遮擋車內的亮光,讓自己也陷入與外面一樣的黑夜,在微弱的光線下仔細搜索一景一物。我終于看見被車燈照出幾米遠模糊的路面輪廓,看見了村莊里螢火般的昏黃燈光。

      就在一個路口,我突然看見有束手電筒光在黑暗中照著火車!我剛要尋找并搖手呼喊,火車卻過了!

      我忙掏出電話,顫抖著告訴母親:“媽,我看見你在路口啦!”

      母親也說:“我也看見你了?!?/p>

      兩句話說完,車外再沒有了村莊,母親越來越遠了。

      我在黑夜中的火車里不過是一晃而過的黑點,那個叫小米田的道口,不過三四米寬,而站在道口的母親,她還沒有一米六高啊……

      神马宅男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