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var id="re9z4"></var>
    <nav id="re9z4"></nav>

    1. <nav id="re9z4"><dd id="re9z4"></dd></nav>

      <legend id="re9z4"><ol id="re9z4"></ol></legend>
    2. 他的评论区

      2020-05-08 08:29:41 《读者》 2020年9期

      GRRR

      李文亮医生走了许多天了。

      很多人关于他的记忆,都如通惠河畔的雪般渐趋消融。然而,也有很多人仍铭记着他。他们聚集在李文亮医生的微博评论区,用不同的声音构成互联网从未有过的一抹色彩。李医生生前曾调侃自己“食欲猛如虎”,炸鸡、冰激凌都是他的最爱,哪怕只是为了吃口橘子,也能穿拖鞋跑上1000米。

      他的不少微博推送,都可以看作他个人的美食日记。

      如今,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中,不光有美食记录,更有多元的日常剪影,就像一本日记簿。

      正如那句古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p>

      李医生的微博虽再无更新的可能,但他留下的“黄鹤楼”却给芸芸众生提供了续写浮生日记的场所。

      世间百态,全部汇于这互联网小小的一隅,这事儿此前鲜有发生。平时只有深夜朋友圈里才能见到的真挚文字,在这里比比皆是。

      加班到深夜的上班族,会来这儿发发牢骚,再讨论一下国际局势。阅读这些评论,就好像走进了一家深夜食堂,跟店主李文亮亲切地道一声:“老板,满上?!?/p>

      在家上网课的学生,会把他写进作文,开心地来炫耀,临走时,又不忘留下一句:“那天晚上我为你偷偷抹泪,我向上天乞求,让他留下你?!弊掷镄屑?,满是一个孩子的真诚善意。

      在这里出没的,还有投身抗疫前线的志愿者。他们会在这儿记录下自己值班时遇到的琐事,顺便跟李医生拉拉家常。

      形形色色的浮生日记,有着各种各样的文体。有古诗体:“明月不知君已去,夜深还照读书窗?!庇邢执降亩叹洌骸拔一嶙鲆桓鲂睦镉蟹啬沟娜??!蔽奶逅洳煌?,思绪却如出一辙?;褂幸焕喔袷樾??!袄钜缴?,武大的?;??!庇腥诵糯阂獾嚼?,并亲切地告诉李医生:“下次何时来人间,打个招呼哦。我去看你,想和你做朋友?!?/p>

      除此之外,人们还会把与疫情相关的最新消息通报给远在天边的李医生。有悲讯,也有喜讯。

      比如,李医生的同事梅仲明医生不幸逝世,朱和平医生也被证实去世,加上江学庆医生,迄今为止,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名医生殉职。

      有人在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题诗,向李文亮和梅仲明致敬。

      当疫情渐趋好转,李医生也会第一时间接到通知?!叭酪呦冉鋈恕钡谋碚?,也被人们转过来,为他邮到了天上。

      大批浮生日记的出现,其实不难理解。李医生生前,也会用类似的文字记录日常生活。

      他会转发抽奖的微博,会参与微博投票。今天抱怨一下物价高,明天期盼一下即将出生的宝宝。

      如果他还在世,想必也会在下班后打开微博,留下几条自己的日常动态,再顺带着给自己打气:“我们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p>

      人们将带泪的文字留在李文亮的微博评论区,昭示着“铭记悲痛,不能遗忘”。

      在我们平日的聊天中,一个“哭泣”的表情往往只是牢骚、激动等小情绪的一个注脚,并无太多情感要抒发。而在李文亮微博的评论区中,“哭泣”回归了真实,表达着实实在在的悲伤。

      比如:“晚安,不想哭,可是又忍不住?!?/p>

      李文亮的逝世,给一些人的泪腺造成了永久性创伤。

      对他们而言,现实比电视剧残酷太多。电视剧中,逝者可以复活、重生,但李医生一走,便是永远。

      这些触景伤情的文字,在夜间出现得尤其频繁。

      “晚安”二字之后,是道不尽的愁。

      在这世上,欢喜是多样的,伤感则大抵相同——怜己和怜他。

      在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中,不乏有人为他人的悲惨遭遇而悲痛。在他们眼中,疫情夺走的是一个个渴望活下去的鲜活生命。

      有些人已经变得麻木,但来到亲切的“小李”的微博,他们依旧为李医生的命运感到“鼻子发酸”。

      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也是人们倾诉个人辛酸之事的“树洞”。毕竟,他的遭遇是无数受难者的一个缩影。在此发声的,都是一个个鲜活的血肉之躯。

      这些评论,可能会长期留在互联网上。将来的某一天,你或许会为孩子打开微博,给他讲:“我给你讲个故事,曾经啊,有个医生叫李文亮……”

      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止一次抱怨过当今互联网生态之恶劣。放眼望去,“杠精”和“喷子”俯拾皆是,戾气此起彼伏。李医生的微博评论区却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般洁净:人们都是怀着同样的目的而来——心怀善意,前来悼念一个逝去的灵魂。

      这片净土就跟当时出现的大规模悼念一样,是出于良心纪念一位敢于说真话的医生,是出于良心为他受到的不公而感到悲愤。

      在别处,如果在疫情当前时发泄个人情绪,恐怕很快就会被人责备:“国难当头,你那点破事儿算什么,有没有大局观?”但在这里,人们都秉持着一个共识:大家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的人。

      哪怕你跑来抱怨一下个人恋情,也不会被刁难,反而会得到同情和鼓励。即使没有华丽的辞藻,一条怀念自己奶奶的评论,也会收获一句最质朴的“加油”。

      对于那些已经开始遗忘过往的人,在这儿也不会被鄙视,得到的都是理解:“遺忘是人类的通病,守护好自己的本心就好?!?/p>

      如果要找个比喻来形容,这儿就像是微博的“天堂版”。放眼望去,反映出的是当今互联网最珍贵的一种品质:善意。

      这团集体善意之火,源头正是李医生的个人善意所留下的火种。

      李医生曾说:“新的一岁希望能做一个简单的人,看得清世间繁杂却不在心中留下痕迹,保持足够的平常心?!被蛐硪舱钦夥菁虻?,替他在繁杂的世间搭建了这么一个远离喧嚣的言论空间。

      为此,我们都还欠他一声额外的道谢。

      李医生逝世后,他的微信朋友圈背景被发布在网上。那是一群在郁郁葱葱的树下畅游的蝌蚪,透露着肉眼可见的生命力。他的微信签名是:“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p>

      现在,他的生命之树就在天上,抬头就能望见。所以,不要遗忘。

      神马宅男午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